不是奶猫是奶王爷  

枪与白兰地 6(eggsy/harry,jake/leon)

亲到Harry Hart是件不容易的事,虽然一开始他并没有这个打算。

Harry是他这辈子遇到过的令他改观最快的人,从一开始的“哦天哪你认识我爸爸诶好开心”到“装腔作势指手画脚的有钱死混蛋”到“卧槽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牛逼的人”也就是喝杯啤酒的功夫。在Harry昏迷时他一有机会就去探望,在艰难的训练中支撑他坚持下来的信念不知何时从“我能成为更好的人”变成了“我要为你成为更好的人”。他看着昏迷不醒的Harry长长了头发和胡须,焦虑一日胜似一日,意识到自己不对劲时是在Merlin喃喃自语说如果泡菜先生还在的话也许让它来舔两口Harry就会醒了,而他差一点点就脱口而出了可能会让人被...

枪与白兰地 5(eggsy/harry,jake/leon)

Harry在醒来时感到了一丝寒冷,他裹紧被子翻了个身,马上感到了头颅中传来的钝痛。忍不住低低呻吟了一声之后,他意识到这是活着的标志。

早春是冷的,虽然不像冬天那样冰寒,但他盖着的薄被显然也是不够的,理论上来说他应该感到更冷一些,但目前的体感不知是没有恢复完全,还是以后都会这样了。

就像Jake一样?年轻人在这样的温度下穿着单薄的T恤还会把袖子挽起来,想必也不只是年轻抗冻的原因。头痛没有因为他继续躺着而减轻,意识更多地恢复之后他只觉得饥肠辘辘。Harry缓缓坐起来,光着的双脚踩在木质的地板上,有些不稳地起了身,希望自己只是普通的饿,而不是对生肉和脑浆有什么特殊渴求。墙上式样简约的挂钟显示的时...

【kingsman+生化危机混同】枪与白兰地 4(eggsy/harry,jake/leon)

Jake把一块带血的牛排扔给呆在院子里的Mike,然后才想起来这是自己打算要吃的,另一包碎肉才是给丧尸的食物。


“他妈的。”他看着已经开心大嚼起来的丧尸,只好低声诅咒了一句。把手随意在墙上抹了抹,仰起头望向被薄薄的树林遮住的小湖,看着长长的木制码头一直延伸到泛着波光的湖水之中。岸边还有一条小船,看起来并没有太多使用过的痕迹,但因为风吹雨打还是显出了陈旧的斑驳。如果是平时他大概已经琢磨着拉上Leon,带上一提啤酒往湖中心划了,但这艘船和这幢小屋一样,有种莫名的疏离和自我保护感觉,让他哪里都不想呆。直升机还停在一旁的空地上,他不知道这里的空气被机翼搅动时有没有带给他父亲特别的回忆...

【王の男 x 受の宅】Goodnight story 2 [AU,James/Adrian]

山羊拉着小车,提米在后面跟着,走在乡间那并不平整的小路上。每周一次,他给阿德里安送来各种食物,有水果,奶酪和圆面包,蔬菜这时候只有甘蓝,他不喜欢吃甘蓝,不知道阿德里安怎么样。但是他知道自己不会问,也没有机会,阿德里安已经很久不和人交往了,自从他母亲去世后,大家都没怎么见到过他,想必等他的悲伤过去之后,就会出来接受通灵的委托了吧。


羊车到了阿德里安小屋前的院子时,太阳才刚刚升起,提米把东西卸下来,照例去敲了敲门,当然并没有打算得到回应,只不过表示他来了。阿德里安不开门的,只会在他留下账单时,在下一次他来之前把钱放在门口的袋子里。提米转过身,却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


【王の男 x 受の宅】Goodnight story [AU,James/Adrian]

这世界上明明有很多事是不能用咒语解决的。阿德里安看着面前的魔法阵,好想把它划得乱七八糟。


何况还是咒语本来就可以解决的事?为什么没有成功?他纤细的手指打着颤翻动着摇摇欲坠的书页,心烦意乱得竟然一时认不出上面的魔法文字。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阿德里安沮丧地刚要一屁股坐在地上,但看了看黑色的泥地,还是忍住了。乌云在汇集,阴影投下时仿佛带着森冷的风,烛光猛烈的几下摇曳让阿德里安不禁害怕起来,他还靠着这蜡烛照亮回家的路,千万不要熄,千万不能熄。


那就试最后一次吧,阿德里安想。毕竟召唤阴灵不可能那么容易,不可能第一夜就成功,何况以他的法力,只怕也只能招来什么小动物的灵魂...

枪与白兰地 3 (eggsy/harry,jake/leon)

他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来这幢小屋的。

衣柜里有几套衣服,一半属于他,一半是属于另一个人的标志性的黑色。隔壁浴室里的Hart先生看起来身量修长,但还是不及Wesker高大,也许衬衫会大个两码,但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应急了。在拿出一套衬衫和西裤时他犹豫了一下,觉得是不是应该让Jake来做主,毕竟这是Jake父亲的“遗物”,可Jake已经被他支使去了镇上购买补给。

而他也是在Jake离开之后才有勇气打开衣柜的门。年轻人把Hart先生背进卧室之后,脸上就挂着诡异的微笑,他弄不懂年轻人的心思,也不知道Jake和Hart先生到底说了什么。彼时他忙着和人联络,确认熟人们的安危。Hunnigan告诉他白宫附近街区皆已...

枪与白兰地 2 (eggsy/harry,jake/leon)

Harry不由得松了手,放开了Jake,但Jake没有。年轻人突然抓住他的手腕,身体逐渐逼近了他。这时他才知道之前为什么谁都没把他的威胁当回事,因为Jake的手犹如铁钳,没有丝毫撼动的可能。Harry皱起眉,不相信会和对方力量悬殊到这种地步,只希望自己不过是刚刚苏醒的一时虚弱。


“你在做什么?”Harry不动声色地尽量向后缩,却扬起了下颌,并不示弱。


“别吵。”Jake嘘声说道,皱着眉头闭上眼睛,像是要从他身上感觉到什么。Harry忍不住看了眼前面坐着的特工,Leon却低头摆弄着手机,显得并不在意。


“方便的话,能不能告诉我这个世界是怎么个...

了不起的切斯特爸爸 4 上

“我不是要关心这个!”


Harry不高兴地直起背,刚仰起脸,大大的眼镜就从他的脸上滑了下来。预期的笑声并没有爆发,但是他戴好眼镜之后,看到对面的Percivale和Lancelot都咬着牙爆出了青筋。


憋死你们。


“Merlin,你和Galahad去重新配眼镜。”Arthur平静地说。


“需要吗?”Merlin微微皱起眉。这个疑问有两种意思:1.Harry也许很快就变回来了。2.就算变不回来,也不可能去执行任务吧?


“需要。”没等Arthur开口,Harry抢先说道,“能用一时是一时。”...


了不起的切斯特爸爸 3 (ArthurXHarry)

Harry迷迷糊糊地醒来时,只觉得好久没有睡得这么安稳了。他揉了揉眼睛,发现窗外有难得的阳光。

如此美好的早晨,就是天花板看起来好陌生。Harry望了会天花板,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

该死的Dellamorte。

以及可恶的Chester,居然不叫他起床!Harry一下爬起来,却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

“……”Harry拎着布老鼠的耳朵,在觉得它似曾相识的同时已经下意识地把老鼠耳朵拉成同样大小,又整理了一下尾巴,这样布老鼠看起来齐整多了。Harry忍不住露出了微笑,“鼠鼠你也……啊!!!”Harry吓得把布老鼠赶快扔到一旁,被自己居然想和它说话的行为吓得不轻。拜托,身体变小没办法,绝不能...

鸡窝奇妙夜 (大草原番外,哈鸡醒目2333)

各种鸡,各种


**********************************************************


天又快黑了,然而哈鸡觉得自己真是操碎了心。


“都别闹了!按顺序把名字报出来!”他站在鸡窝前拍打了一下翅膀,大声喊道。面前一群半大鸡仔们终于停下了吵吵闹闹,一个个站好。


“哈利鸡!”嗯,是和他同名但比较傻的那一只,哈鸡点点头。


“阿德鸡。”神经质的小阿德里安。


“达西鸡。”二重奏,两个傲娇互相看了一眼,哼地扭开了头。


“斯坦利鸡,或者说伟大的魏.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