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奶猫是奶王爷  

【damijay】Revolving Door 第一章

(小号发布时被吞了,这里试试= =感谢在那边有回复的同学,回复就是动力啊啊啊!)

Damian/Jason,斜线有意义

有一点Jason对Bruce说不清道不明的单箭头

世界观和时间线混乱,基本上是把喜欢和想用的设定都堆一起了

私设很多

 

第一章

 

在杰森的记忆中,一睁眼看见陌生的天花板这种事不算少也不算多,有时候还不见得有天花板,但他的第一反应总是能很快地起作用——他闭上眼睛装作自己没有醒来,好在不引起任何非必要关注的情况下倾听陌生环境的动静,然而房间里响起的熟悉男声让他一下失去防备,再次睁大了眼睛。

 

“早安,杰森少爷。”

 

他屏住呼吸,在确认自己虽然没穿除了短裤之外的衣服但好好地盖着质地柔软的被子,四肢也没有任何疼痛或者被束缚的感觉之后,在房间里寻找起优雅忠诚的老管家——纠正一下,韦恩家的管家。他没有看到一个人,却又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现在时间上午九点三十三分,天气晴,温度77华氏度,湿度58,体感宜人。”

 

是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听起来却像是某种人工智能。杰森疑惑地看了看房间内部,没有找到音源,却发现了好几件熟悉的古董家具,更别提那个眼熟得不得了的书架。

 

等等,难道这里是他的房间?

 

他坐了起来,书架是认识的,还有一些其他零碎物件,但这床有他原来的两倍大,还有两个枕头。在看到另一个枕头时,杰森不禁皱起了眉,从那个的皱褶和凹陷来看,它显然刚被人睡过,只有大力拍打后才会变回蓬松。

 

而床上只有一条被子。

 

这可能是什么非常严重的恶作剧。杰森轻巧地下了床,还看到了床边的拖鞋。它们看起来很干净但绝对不是全新的,虽然看起来像是给自己准备的,但杰森并不准备穿上,他更想找到自己的枪械,制服,以及里面所有能让他感觉安心的准备万全的小道具,但床边的椅子上他只看到一套睡衣,摸起来质地非常舒服,上面还有一点男性沐浴露的香味,看起来和拖鞋是配套的。同样放弃了不知是否属于自己的睡衣,杰森光脚踩在地上,悄悄地走到门口,听到外面似乎有些微的动静,但是并不能分辨那是什么声音,只感觉是来自某种机械,接着咖啡的香味就飘了过来,还有门口出现的令他措不及防的穿着黑色睡衣的男人。

 

“布鲁斯……”他差点脱口而出,但第二眼他就发现那不是蝙蝠侠。虽然容貌和气场酷似布鲁斯·韦恩,但这个人更高,也更年轻。杰森几乎从没有见过布鲁斯这么年轻过,他也根本不可能亲眼看到布鲁斯二十出头的模样,但他敢说一定和这很像。

 

“怎么了?”对方端着一杯咖啡,微微皱着眉头,和布鲁斯很像的眼睛里有着出乎意料的关切还有仿佛与生俱来的恼怒,这倒是让他想起了某个熊孩子,但他还是没有放下因为警惕而举起的古董花瓶。

 

“杰森?”年轻而低沉的声音叫出了他的名字,杰森摇了摇头,对方的眼睛专注地看了看他,在他来得及说什么之前,先略略翻了个白眼,然后叹了口气,“放下那个花瓶,你不会想砸破它。虽然不知道你又出了什么状况,但我先告诉你,这里是韦恩庄园,你很安全,杰森。”

 

“你是谁?”几乎是在问出口时杰森就仿佛灵光一闪地脑子里冒出了答案,虽然他打死也不会相信,但对方慢悠悠地喝了口咖啡,把杯子随手放在柜子上。

 

“达米安,”对方回答,还伸出了右手,一枚戒指在无名指上低调地闪了闪。吃惊不小的杰森盯着那修长的手指还在思考这个动作意欲为何,达米安却突然散发出了怒气,向他走了过去。杰森下意识把花瓶甩了过去,向后跳开,凭着本能想绕过对方逃到窗边,却被拽住了脚踝。

 

说真的,如果对方确实如他所说的是达米安,那么他真的要好好和蝙蝠家的所有人谈谈这个抓/捆他脚踝的问题了,当然他不会承认这是因为他老从他们面前跑开的缘故。他的上半身一下砸到地上,很丢脸地被对方往后一拖。他迅速地翻过身用另一条腿去勾对方的小腿想让对方失去平衡,可同样也被抓住了,自称达米安的人仿佛熟门熟路地拽着他的腿把他拉了过去,身体一下就侵入了他的双腿中间,大腿抵在他的屁股上,同时不耐烦地接住他挥过来的拳头,把他的双手按在地上,整个过程大概也就花了一秒钟。杰森毛骨悚然地挣扎起来,却发现对方举起了他的左手,那酷似布鲁斯的脸凶狠得让他也禁不住心脏一缩。

 

“戒指呢?”

 

“放手!”

 

“你是扔了还是弄丢了?”对方低吼着问道,用戴着婚戒的手紧紧握住他的手腕,疼得他几乎无法握紧拳头。他搞不清对方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可以确定的是他很不喜欢现在这个状况。

虽然他的心跳快得也好像不完全是因为惊慌。杰森反击了,他用大腿绞住对方的腰,趁着对方失去平衡时翻身摆脱了对方的掌控,还抓准时机给了对方的脸一拳。达米安向侧面闪避,但还是被击中了下颌,趁着这几乎只有半秒的僵直杰森骑了上去,拳头接二连三地向那张酷似布鲁斯的脸砸过去。然而这次他被压在地上时就完全搞不清刚才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的脸贴在地毯上,双手都被死死地钳在了后腰。

 

“虽然不知道你那个脑子又怎么了,但不得不说我喜欢你这样,陶德,让我想起你还是个小疯子的时候,疯得让我既想揍你又想上你。”

 

只穿着内裤的臀部上硬热的触感让杰森感到了那段话的佐证,但不管是谁,尤其是达米安,尤其是那个达米安,也不可能对他说出这种话。他记得达米安曾经殴打过他,抢走过他的头罩当成战利品,但绝不可能有上他的部分。于是在耳朵被含进一个温暖湿润的口腔里时他惊叫起来,拼命地扭动着腰想要把对方从身上颠下去。

 

“安静,”达米安在他耳朵里说道,舌尖在他的耳后恶劣地一滑。他顿时不由自主地颤栗起来,一下感到自己全身的力气少了一半,心脏在胸腔里跳得几乎要飞出去。“对……对,乖了,陶德,就是这样,”达米安一边舔舐着他的耳朵一边放缓了声音,好像在哄他似的对他说着话,“敏感的小耳朵,必须用头罩罩起来,你抖得好像我第一次这么做一样,当然你每次都发抖,但第一次时你就是这么迟疑,好像还在决定自己到底要不要喜欢。”

 

“没有这种事!”杰森痒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然后把自己知道的所有脏话都倒了出来,达米安啧了一声,终于放过了他的耳朵,把他翻了过来。

 

“你是真的不对劲,杰森,来,说说你怎么了。”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认识又不太认识的地方然后被一个认识又不太认识的男人压着舔耳朵他妈的你说怎么了?杰森很想一口气把这段话喷出来,但他支离破碎的呼吸完全不够他说完的,这时候他还流下了生理性的眼泪,热热的从眼眶一直到鬓发。达米安皱起了眉,脸色阴郁,但总算放开了他。

 

“好吧,你失忆了。”对方简短地说,“就你那个脑子我早就知道总得有这一天,而且你还是个惯犯。”

 

“你说什么?”杰森警惕地向后退去,现在他非常希望自己的制服穿在身上好让他感觉没这么无助,不管对方是谁,他已经知道身手上自己大概占不到什么便宜了,当然想想如果这确实是一个二十多岁的达米安·韦恩,他倒是觉得又非常顺理成章。

 

等等,就算达米安二十多岁时会变得比当初的小屁孩厉害,那他也应该更厉害了才对。这是什么奇怪的幻觉还是梦境?能对他干出这种事来的坏种他现在就能数出十个,呃,也许不到十个,但也不少。

 

“我是说你失忆过,白痴,”达米安叹了口气,“虽然那时候我不在,但据说你整个人就像格式化了似的。”

 

你当然不在,你只是个十岁的死了的小孩,你……

 

杰森想说,却没说出来,他还是不能确定眼前的男人是达米安,但对方有些东西说对了,他的脑子发生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都有可能。

 

“你现在记得什么?”达米安解除了与他对峙的状态,站起来整了整自己的睡衣,重新系了一下带子,然后走到了柜子旁,那杯黑咖啡还好好地摆在上面。达米安斜靠着柜子,用一种可以说得上恼人的优雅端起杯子,略带烦闷地抿了一口。

 

“我在哪?”杰森反问。

 

“你的房间,”达米安说。

 

“这不是的,”杰森打量了一下房间内部,“不全是。”

 

“当然了,因为我住进来了,”达米安喝完了咖啡,用杯子在柜子上轻轻敲了敲,一个像扫地机器人一般的东西嗡嗡地靠近了,上面伸出几条纤细的机械手。达米安把杯子扔给了它,它稳稳接住,嗡嗡地又离开了。杰森睁大眼睛看着那个小东西,不得不说对它有些好奇和着迷。

 

达米安叹了口气。“你连这玩意也不记得了。”

 

杰森望向他,“那是什么?”

 

“不如你告诉我你还记得什么,我再回答你的问题。”

 

“我……”

 

他记得什么?他记得他才和科莉,罗伊还有西蒙一起和冥路大战了一番,啊,还有黑火和艾森斯。他们赢了,然后分道扬镳,然后他回到自己的安全屋,在一片寂静中思考自己未来的方向,然后他睡着了,带着微笑,因为他这混乱又灾难的短短生涯里,终于和称得上朋友的家伙们相互拼凑了人生。

 

然后一醒来他就被自称达米安的人舔耳朵了,妈的,他都不知道自己耳朵被舔了会这样,太可怕了。

 

“该死,”杰森看着达米安说道,“我是不是穿越了?”

 

达米安正要回答他,他就打了好几个喷嚏。对方摇了摇头,走到一旁捡起了在混战中掉在地上的睡衣,展开之后就要往他身上套。杰森吓得一躲,却在看到比自己年轻却比自己高大的男人眼里的挫败时涌上一阵内疚,不过这一点点小小的内疚很快就在达米安硬要给他套衣服时烟消云散,该死的他看出来了这套睡衣和达米安身上那套是同款的只是他的是灰色而且明显小一号。

 

“住手你别靠近我!”杰森忍不住叫起来,“不管我失忆还是穿越我都不信我们有这么亲密!”

 

“不管你是失忆还是穿越你都回到你最欠揍的时期了你这蠢货,”达米安用睡衣把他裹住,虽然说得难听表情里却有一丝说不上来的戏谑,“要么穿上要么把你身上剩下的也脱了。”

 

“不管我是失忆还是穿越我都不接受达米安·韦恩是个变态这种事!”

 

“变态的是你,蠢货陶德,”达米安越说却好像越开心了起来,“要不是你每次出现在我面前就拼命吸引我注意力我才不会娶你。”

 

杰森的嘴合不上了,眼睁睁地又看到达米安的脸色沉了下去,“不管你闹什么,要是你真的丢了戒指,别想我轻易放过你。”

 

所以到底什么戒指这么宝贵?灯侠的吗?杰森想把这句话当个玩笑说出来,眼睛却不自觉地落到了达米安的手指上。而这时达米安给他系好了腰带,停顿了一下,然后突然地把他搂进了怀里。“算了。”

 

这他妈的到底是谁?

 

杰森忍着鸡皮疙瘩推开了对方,视线和对方交汇时发现这么近的距离自己明显在仰视,顿时更不自在了,而从达米安好看的眼睛里,他看到了恼怒,担忧,甚至一丝迷恋。

 

太可怕了。他才不会嫁给达米安。

 

不不不,他谁都不会嫁,该死。

 

果然还是应该赶快想办法联系罗伊,或者科莉,或者南十字星,谁都好,让他感受一下正常的感觉,虽然和他们在一起时从来就没有什么事是正常的。

 

“如果你说你才打败了冥路,”达米安看着他,“那么你大概有十年的记忆都没了。”

 

杰森觉得自己有点头晕,这世界不能老这么对他吧?从小在混乱的哥谭街头度日如年,然后飞快地当了两年罗宾,接着他一死又一睁眼,发现快三年的时间就在自己毫无知觉的时候溜走了,现在他又要一醒来发现自己已经快三十岁了?这也太不公平了,没有人一辈子能过得这么快的!

 

必须是什么阴谋。嗯稻草人的毒气啦,毒藤的花粉啦,还有什么诡异的外星科技啦,大种姓或者刺客联盟的谁啦。

 

妈的别是小丑。

 

达米安有些怜悯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总之先吃饭,保证不是阿尔弗雷德的华夫饼。”

 

倒不如来一块阿尔弗雷德的华夫饼,如果这是梦的话一口下去他就醒了。他迟疑地跟着达米安,一路打量。没错,这是庄园,只是经过了修整,很多地方的改造都似乎符合达米安所说的,离他原本所在的时代有了至少十年的科技感,他能看到在保持了原有风格的基础上,好些个小机器在各种忙碌。达米安边走边和人工智能对话,他在听到对方说“不,早餐不一起吃了”时犹疑地停下了脚步。

 

“还有谁在?”他带着复杂的情绪,以及主要是莫名的紧张问道。

 

“还能有谁?”达米安回答,“我那个老风流的爸,还有潘尼沃斯。”

 

所以十年过去了布鲁斯也还没结婚啊……杰森乱七八糟地想,心里不知为何有点说不上来的酸爽。达米安在他前方停了下来,眯起了眼睛,表情看起来好像在纠结要不要打死一个蟑螂又担心对方搞脏了地方。他警惕起来,下意识摆出了防卫的姿势。然而达米安只是用鼻子哼了一声,继续向前走去。

 

他们一起来到了记忆中的厨房里,这里也被改造过,多了一些他不太认识的应该是厨房电器的东西,餐台上摆好了三明治,百吉饼和咖啡。

 

“他们在餐厅,我们就在这里吃吧,”达米安说着坐了下来,杰森犹豫地拿起了一个百吉饼,味道真不错,如果这是幻觉和梦境,那么这样一顿香甜的早餐也真是煞费苦心了。

 

所以是真的吗?十年后?他啃着面包,想着自己认识的所有人十年后是什么样子,但不知为何有点不敢去想。未知的焦灼感让他有些食不下咽,他在想他们是否都还活着,以及有些家伙最好现在已经死了。

 

但无论如何,布鲁斯还活着。当然了,蝙蝠侠又怎么可能真的死去?就算布鲁斯真的出了意外……他望向了达米安,揣度着对方会不会也如同布鲁斯当时一般,无所不用其极地去把父亲从死亡中带回来。

 

那样的话,多般配的一对父子啊。他不无心酸地想,一个想看着达米安长大,一个想看着布鲁斯老去,只要随时牺牲他就行了。他控制着自己的脸不出现任何波动的表情,但无法控制自己如鲠在喉地放下了面包。达米安隔着桌子审视着他,眼睛眯得越来越危险,终于,年轻的韦恩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两步就来到了他身旁。

 

“真是够了,”达米安咬牙切齿地说,用力地把他按在了桌上,掀起了他睡衣的下摆堆在后腰,一把撕掉了他的短裤。“失忆也没关系,我会让你记起来你是我的。”

 

这真的太过了。杰森拼命地挣扎起来,在感到年轻男人压迫过来时绷直了背,还有那越来越兴奋和粗重的呼吸喷在了他因为扭动而从睡衣中露出的肩膀上。达米安这次没有舔他的耳朵,而是先重重咬了一口他的颈窝,他吃疼地喊出来,然后咬紧了牙。

 

“真不敢相信我有多久没说这种话了,”达米安按着他的后颈,手指毫不留情地把他掐到几乎窒息,“你这个一天到晚出状况的蠢货,上次闹失忆好歹是因为我父亲把你逼到绝路,我又做了什么事让你非得忘了我?”

 

“住手……”

 

但达米安在他屁股上响亮地拍了一巴掌,比起疼痛他更多是吓了一跳,接着在感到一只手抚上腿间时杰森的惊吓更甚,在那只手虽然恼怒却尽责地爱抚他时他的身体更是弹跳得像条离岸的鱼,在发现这样持续了好一阵杰森也没反应之后达米安又打了他屁股一下。“还有这迟钝的身体,混蛋,又要重头再来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杰森拼命地用嘶哑的气声吼道,他受到过的袭击太多了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个,“放手,太、太恶心了……”

 

“冷感的白痴,”达米安放开了他,却只是让他转了个身,抓着他脑后的头发用力地亲吻他,“我要把你锁起来。”

 

陌生的舌头在口腔里滑动的感觉简直让杰森快疯了,还有那不停地不知道是在爱抚他还是在掐他的双手,他几次想揍对方却总被预先防范,这不科学,达米安不可能比他强这么多,达米安也才不过他这个年纪——至少是他心理的这个年纪,最多只是十年来他们有了更多交手的经历而他不记得了,但达米安记得,然而不得不说达米安好像真的知道他所有的攻击意图。在达米安用一堆奶油做润滑的手指伸进他的私密部位时他真的忍不住叫了起来,疼痛是一方面,关键是这根本让他无法接受。

 

这一定有鬼,这一定有问题,杰森喘息着闭上眼睛试图让自己集中精神,这种事情,这么逼真的幻觉,这一定有什么原因。他没有任何武器在身上,也没有任何师承蝙蝠侠的小道具,他只有一个办法。

 

“操!”达米安这一天第一次骂了脏话,杰森胸口浮现的微微发光的符文让他实打实地感到了挫败,他敏捷地退开,避免灵刃突然从哪里冒出来伤到自己。“陶德你这个……你竟敢这么对我?!”

 

“够了!”

 

来自蝙蝠侠的低沉声线似乎让整个世间都寂静了一秒,杰森却一激灵睁开了眼睛,符文隐去,他从桌上撑起身体,看到一个便装的布鲁斯·韦恩站在厨房门口,用坚定深邃的蓝眼瞪视着达米安,目光里满是不赞成,在达米安负气地扭过脸时那眼睛才望向他,揪紧的眉头里带着隐约的关切和尴尬。杰森这才发现自己的睡衣已经敞得没眼看,他拢起衣服,恍如隔世地看着面相有老去一些的布鲁斯,想要再次说服自己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可在看到那略微斑白的鬓发时,他的心脏疼得一点都不假。

 

 

2017-02-02 评论-26 热度-73 damijayjason todd
 

评论(2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