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奶猫是奶王爷  

无题(《魔兽》电影同人,卡德加/洛萨,《西部世界》梗)

看了《西部世界》意犹未尽的产物。



**************


脚步声由远及近,三个人,他知道,有两个停在了门口,一个毫不迟疑地打开门迈了进来,接下来一气呵成,对方把他按在桌上,问他一个变戏法的为什么要来。

而卡德加几乎每次都在想,这个世界制造“角色”时到底有没有范本,如果没有,那到底是怎样的人设计出了洛萨这双蓝眼睛。它们闪亮,执着,风趣,不知道是太直白还是太善于隐藏,带着一抹奇妙的勾引,几乎让人觉得这不可能是真的。

也确实不是真的。卡德加完全知道这一点,朋友都说他疯了,把继承到的遗产以及每个月的薪水都花在了一个虚拟世界的男人身上,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同一个剧本,不厌其烦地从初见到分离,每次,几乎每次都是同样的情形。

但这只是表面而已,卡德加知道。洛萨不一样,每次都不一样。就像今天,洛萨看着他时有一瞬间的迟疑,一丝重逢的欣喜刚从那双蓝眼睛里闪过,就被强行执行的程序扯回了应有的好奇与疑虑。接着就和以前一样,他们要开始调查邪能,抵挡兽人的入侵,发现麦迪文的背叛,以及洛萨再次面对生命中重要之人的依次离去,最后卡德加再把整个王国的重担交给他。

这是第二十次。算起来他在这上面以及花了八十万,不,其实是八十四万,因为他还体验过一次后续剧情,看到了洛萨之死,而他再没有体验第二次。他宁可看一个活着的洛萨,虽然很快就要失去朋友和亲人,会痛不欲生,但仍然活着的洛萨,蓝眼睛里满是泪水,嘴里却还挑衅着他,让他下手再狠一点,再痛一点。二十次里他试过改变剧情,早点揭示麦迪文被邪能控制的真相,或者刺杀古尔丹,但制作者似乎早有预备,无论他如何努力,最终都会走向同样的结局。所以后来他只是安心地体验,感受因为熟悉而变慢的时间,因为一切他都早有准备。他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如何去观察洛萨的一举一动,细细地吮吸洛萨每一丝微妙的神情,还有蓝色眼睛里的水光在不同光线下的反射,每一次洛萨为他展现近乎完美的身体,带着奇妙的近乎不该有的放荡。他的手指伸进洛萨的头发,揉捏洛萨的胸口,握住洛萨的胯骨,撞击,深入,迷失,完全忘却不管虚拟还是现实的世界。

而在结束之后,想想洛萨会和其他“外来者”做出完全相同的事,他的心就焦灼得无法让大脑正常思考。图拉扬,他从小的朋友,也是这个虚拟世界的程序设计者之一,把他带入了这个世界,也偷偷为他录下过洛萨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模样。这是他百般恳求来的,不出意外地让他感到了后悔,却也让他得以做出了今天的决定。

他们一起骑在狮鹫背上,洛萨在他前面,宽肩细腰和紧绷的臀都在他怀里,这是他们可以发生第一次浪漫的时机。他的手从洛萨衣服里伸进去,因为那些修身的衬衣和皮甲而活动得并不自如,然后他抚摸洛萨的腿,在洛萨漫不经心的威胁声中让狮鹫停在艾尔文森林的某处,告诉洛萨不会耽误时间,这会很快。

“哦,会很快,”洛萨嘲讽地看着他,解开看似利落却繁复的衣服,在他俯身时,双手抱上他的背,有那么一瞬间,洛萨的脸埋在他的肩上。

他敢保证一开始洛萨没有这个动作,是他十二次来时才有的。因为他试过了各种可能的路线,各种洛萨的应对,然后又回归了常规,于是才又能降落在艾尔文森林,才能发现洛萨抱了抱他。一开始卡德加以为这是某种升级,让角色的动作更富于细节,情感表达更细腻,所以他也很快就习惯了这之后洛萨的一些其他小动作。但事情出在那个盗摄的录像里,面对不是卡德加的“变戏法的”,洛萨的反应仍然和他前十一次所看到的一样,脱掉了衣服随意地躺在满是落叶的林地里,一副虽然高高在上,但仍然予取予求的模样。

洛萨对他是不同的。这个念头形成时卡德加觉得自己果然是来了太多次了,就算图拉扬不警告他,他也清楚地知道有多少人会对这个虚拟世界的人物产生依恋,毕竟每次相遇的事件都经过了精心设计,注定了让使用者得到非凡的体验,在各种刺激中对“角色”产生情意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为了打消他对洛萨的迷恋,图拉扬甚至偷偷带他去看过“角色”被生产和替换的地方,让他看到那些破损的,不堪使用了的肢体。

其中当然也有洛萨。当使用者选择扮演敌对方时,同样也是能对洛萨随心所欲的。图拉扬给卡德加看被折断的手臂和腿,被硬生生用刀刻出鲜红色标志的血流不止的背,还有更多不可描述的惨状,而卡德加在看到被挖出来的满是血污的蓝眼睛时,心如刀绞。

“你看,都是假的,”图拉扬说,“按理说我不能给你看这些,不能让客人看到。但你是我的朋友,我没办法看着你对这些和商店橱窗里模特儿没啥区别的家伙动感情。”

卡德加叹了口气。“我没有动感情。”

“那下次别来了,或者去体验体验别的世界,我们除了这个,还有好多别的。”

那之后卡德加是有一段时间没去,他想尽办法转移注意力,去认识现实中富有魅力的男人和女人,但不知为什么,他觉得他们还不如洛萨像真的。至少洛萨对他的拥抱,洛萨的眼神,是真的有在向他传达着什么。

在暴风城的皇家监狱里时,洛萨看到他进来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错愕,洛萨甚至低声对他说,我就知道你会来。

这一次,洛萨看着他,什么也没说。卡德加不由分说地开始脱他的衣服,让剧情进入免打扰模式,洛萨惊讶地看着他,抗议着自己得赶快去救国王。

“解除剧情模式,回到应对模式。”卡德加看着他的蓝眼睛,一字一句地说。洛萨顿时安静下来,微微地动了动眼睫。洛萨的神态变得如此平静,让卡德加一时有些难以接受。他试探性地说了句你好,洛萨回以柔和的微笑。

是那种事隔多年卡德加回想起来,仍然痛彻心扉的微笑。

“你为什么对我不一样?”

“我没有对你不一样。”

“你说谎。”

“我说谎了。”

“你对我不一样,对我和其他‘魔法师’不一样。”

“因为你帮助我打败了麦迪文——”

“在暴风城监狱里,你说‘我知道你总会回来’,你只对我说过。”

“对话是随机——”

“你只对我说过。”

“我是不是说错了?”

卡德加按倒了洛萨,对方没有反抗,只是看起来有些迷茫。“剧情模式之外不可以——”

“安度因,”卡德加叹了口气,亲吻了他的眼睛。洛萨的呼吸加快了,和以前不一样,洛萨的呼吸加快了,双手绕上了他的背。

而在这一幕结束时,卡德加说出了一直想说的话,仍然是在心里。

他不能冒险。

图拉扬赠送了他一个新世界的免费体验,鉴于他是“朋友”以及“常客”。这个世界设计得更简单,很多场景和现实没什么不同,只不过有着刻意的奢华和纸醉金迷,面对的是较低消费水平的使用者,让他们用相对而言很少的钱体会所谓权贵的感觉。

卡德加看着这虚伪得过分的衣香鬓影几乎要笑了,可下一秒,他就体会到了图拉扬的真正意图。

虽然保养良好的金发和深棕近黑的乱发不同,面容也更为锐气和美艳,皮肤紧实光滑并且毫无瑕疵,但卡德加还是能认出来,这是洛萨,更为年轻的洛萨。年轻的洛萨望向他,露出了惊愕又痴迷的神情,似乎正要上演一见钟情的戏码。卡德加正要百感交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与他擦肩而过,迎向了洛萨的目光,轻轻松松地把洛萨揽进怀里。

“想知道他们为什么叫我黑手吗?”对方低头问道,年轻的洛萨露出顽劣的挑衅微笑。

卡德加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怅然若失。一步之差,他就只是别人故事中的背景板。他看着洛萨的背影,期待着洛萨会突然回头看他一眼,但那没有发生。

图拉扬对他的说服工作已经到了这地步,却让他更想要回到之前的世界,去看他的那个洛萨。于是这一次洛萨隔着闪电墙痛失爱子时,卡德加还是选择站在他身旁。洛萨被电流弹飞时他如往常般拦住士兵,亲手扶起了洛萨。洛萨因为悲痛和激动而发抖,剧烈得连铠甲都在咔咔作响。

“……我不知道要如何承受这一切……”

卡德加睁大了眼睛,看着洛萨又不屈服地走向电墙。可那句低语,他确定洛萨以前没说过,从没说过。洛萨的哭号和悲哀,也带上了例行公事的味道。接着在酒馆里,他们又进入了免打扰模式,他按洛萨的要求给洛萨制造身体上的疼痛,看着洛萨泛红的眼睛,吻了上去。这一次,洛萨仿佛预先知道般地闭上眼睛,微微低头,而不似一般等待接吻的动作,就好像早已习惯。

这让卡德加说出了一直想说的话。

这个虚拟世界只有固定的出入口,就是暴风城地铁,在剧情里它连接着暴风城与丹莫罗,但实际上还有很长一段是通往外面的真实世界。至于这个世界其他的边缘,没有人找到,卡德加也不想去找,以免引起设计者的注意。

他必须用别的办法。核心计划是背叛他最好的朋友。邀请图拉扬小酌时下一点药,偷走图拉扬的身份,现下其实很简单。他只要像上次扮成清理工那样扮成图拉扬就可以混进虚拟世界的后台,然后……

这个计划真的很简单,所以卡德加没有忍住,说出了一直想说的话。

“带我走?去哪儿?”

“去我的世界。”

“你的世界不是我的世界?”

“对。”卡德加小心地说,“这些话千万不要和任何人说,我的意思是,除了我以外,任何人。”

“好的。”

进行这种对话时洛萨总是乖顺得不像话,偶尔会把卡德加往理智拉回去一点,产生大概半秒钟的动摇。

“离开这里的话,你就不用再承受这一切了。”

“一切什么?”

卡德加想起了那些残破的躯体,“不用再一次次感受他们的死亡。”

洛萨的眼睛垂了下去。

“你知道的,对吧?你知道这一切都在循环往复,你……记得的,对吧?”

“生活就是——”

“你记得的,你知道我想吻你眼睛时是什么样,想吻你嘴唇时是什么样。而刚刚是我这一轮里第一次吻你的眼睛,你的反应瞒不住我。”

那就按计划行事。图拉扬丝毫没有怀疑地喝下了酒,卡德加换上他的衣服,从他身上摸出ID卡,又复制了他的虹膜和指纹,指腹还有不可见的存血袋以备抽检,至于易容的话则是最简单的部分了。

洛萨坐在他面前,浑身赤裸,蓝色眼睛里没有一丝羞涩,果然一副从未吃过禁果的模样,理所当然地面对着服饰整齐的他。

“你好”。

洛萨回以柔和的微笑。

卡德加心头一阵苦涩,按捺着激动和紧张,在他耳边悄悄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可是洛萨看着他,摇了摇头。

“我不能跟你走。”

为什么?那些暴行,那些被设定好的循环往复的悲剧?那些为了儿子,为了挚友,为了国王的一次次悲痛欲绝?

洛萨看了他一眼。

“我不会怪你。卡伦的母亲生他时难产而死,我怪了他这么多年……”

卡德加震惊而迷茫。

“哪怕只有一丝胜利的希望,地狱我也……”

“不要背叛你的国王。”

他知道洛萨知道,他知道洛萨明白了这些设定,他知道洛萨有记忆,但看起来洛萨自己选择了这些循环往复。

包括那些难以形容的,下流而残暴的对待。

“你要如何承受这一切?”

“我想过了。”洛萨看着他,突然之间带上了洛萨的神态和声调,“如果你们的世界那么好,为什么你们又要乐此不疲地来我的世界?”

但那是自由的。

“你们的世界里失去了谁,就永远失去了。”

如果能再见到至亲挚爱,你愿意拿什么去换?

“但这里不一样,我知道卡伦会死,但下一次我又可以在兵营里看到他,可以抚平他衣服上的皱褶,可以与他并肩作战。其他人也一样。”

“但你也说了,你不知道如何承受这一切啊!”

“我说的是:还好可以一次次重来,否则我不知道如何承受这一切。”

“可这里你所有重视的人,都只是设定好的。”

话一出口卡德加酒意识到这听起来有多绝望。洛萨近乎怜悯地看着他,没有说出那句反驳的话。

他没有料到这一切。他预想了重重阻挠,却没有一个阻挠是这样。但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他只有一个办法。

洛萨顺从地站起来,跟着他往外走,一路神奇地没有遇到任何阻拦。只要经过三道门,洛萨就可以坐上他的车,去往他那现实却丑恶的世界,但卡德加的世界一切都是真的,一切也是自由的。洛萨可以感受到很多事,学会很多事,记住很多事。

尤其是他。

他们走过第一扇门时,洛萨停了下来。卡德加紧张地回头,却看到洛萨的眼睛失去了焦点。

“我看不见了。我的感知系统被关闭了。你还拉着我的手吗?”

是的,继续往前吧。

而第二道门时洛萨平静得像一池死水,不再有情绪。卡德加却觉得自己一时仿佛承载了两个人的情感,几乎没法看清眼前洁净反光的地板。

图拉扬站在第三道门前。他当然会在那里。卡德加没有惊讶,反而感到了解脱的释然。

“他出去的话,就会彻底格式化吧?”

图拉扬的眼神告诉他,他不是第一个进行这种尝试的人。

“你们全程都在看,对吗?”

“如果我们不追究你的责任,你打算让他出去吗?”图拉扬反问。

“然后你们再激活一个新的洛萨?”

“那也和你的这个不一样,不是吗?”

卡德加想了想,抓紧了洛萨毫无生机的手。


2016-10-20 评论-11 热度-4 洛萨受洛萨
 

评论(1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