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奶猫是奶王爷  

【魔兽/WOW】鳞片 (克拉苏斯中心,原作向,幼年,黑红黑蓝暗示)

第一章


来到龙骨荒野时,克莱奥斯特拉兹还没有成年。虽然泰兰纳斯特里萨出于某种原因让他随行,可他也并不能进入龙眠神殿的深处。不过这没有关系,得到这趟旅途的机会已经让年幼的红龙兴致高昂。巨龙和配偶们在聚会中一定要商量什么重要的事情,而重要的事情意味着枯燥,比起这些,他更想去看看这片荒原得名的由来,那巨大的,来自远古的,迦拉克隆的遗骸。

 

在见到女王之前,克莱奥觉得泰兰看起来就够伟大了,在见到女王之后,他满心只有惊叹和敬畏,可在迦拉克隆的遗迹面前,克莱奥觉得自己想象力似乎不太够用。红色的小龙用力拍打着翅膀在寒风中飞起来,才能在愈发广阔的视野中用想象描摹巨龙之父的轮廓,觉得自己说不定只有对方的一个爪子大。他惊叹又有些沮丧地落到地面,突然发现雪地上有个痕迹。

 

是龙的爪印。准确的说,是巨龙的爪印,一时间他几乎怀疑那就是迦拉克隆的脚印,不过想也不可能。且不说不够大,这个爪印留下的时间绝不超过一天。当然不够大也只是相对而言,他的脚爪踩在旁边无论是大小还是深度都不及对方一半,可能只有三分之一。这个爪印不会是女王的,它看起来像是某头雄龙,也许是诺兹多姆,或者玛里苟斯,甚至耐萨里奥。在他之前,前来参加集会的巨龙不知是谁也在此地落脚,留下了如此巨大的足迹。克莱奥沿着它们走了一圈,让自己的爪印包围了它们,然后摇晃着脑袋欣赏了一下,心里涌奇特的憧憬和满足。

 

我会长大的,红色的小龙心想。这时,他远远地看到神殿上空有各种颜色的龙飞散开来,于是赶快飞了回去。泰兰纳斯特里萨已经在找他了,在看到他赶回来时,威严的脸上露出了责怪的神情,让他有些紧张地缩紧了身体,不知所措地仰脸看着年长的红龙。

 

“克莱奥斯特拉兹,”泰兰开口了,声音沉稳却又说不出的悦耳,带着与女王相仿的责任腔调。这是因为对方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是女王的配偶,也是第一位配偶,他的权威在整个族群中不言而喻。让这样的龙对自己感到失望的话,克莱奥斯特拉兹会极其沮丧。

 

“对不起。”他先开口道歉,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说,“我……”

 

“你还年轻,”泰兰叹了口气,“天呐,我都不记得自己有没有这么年轻过。你去哪了?”

 

“附近随便转了转,”克莱奥回答,“去看了一下巨龙之父的遗骸。”

 

“巨龙之父……”泰兰语气微妙地重复了一遍,神情也有点神秘莫测,却看起来比之前缓和了很多,“难怪了,这确实是个难以抵御的诱惑。”

 

那不然呢?做为一条未成年的龙,他既被带来神殿,又不能参加会议,那他该做什么?克莱奥有些不满地晃了晃尾巴,又很快在泰兰的注视下停下了这孩子气的动作。

 

“还是小心一点,不要飞得太远。无聊的话,可以试试认识一下其他族群的龙,给自己交一两个朋友。”泰兰微微摇了摇头,然后用深邃的眼睛带着难以名状的情绪打量着他,仿佛他不是一只熟识的小红龙,而是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巨大蘑菇。“你该知道,决定带你来的不是我,而是她。”

 

克莱奥睁大了眼睛,脚爪不自觉地握紧了。虽然泰兰没有说出名字,但他马上就知道对方所指为谁,整个族群里,还会有第二个她吗?可是女王怎么会知道他,又怎么会要他一起跟来神殿呢?

 

难道说……一个令他震惊的想法在脑中浮现,但他摇了摇头,不敢想象和相信那会是真的。泰兰沉静地看着他,眼里全是了然,似乎把他的想法全都读了个透。

 

“没错,小东西,”泰兰叹息般地说道,“不要让她失望。”

 

克莱奥斯特拉兹庄重地点点头,一脸镇定,心脏却跳得好像要跃出胸膛。在泰兰示意他可以离开之后,他再也按捺不住地振翅高飞,飞到几乎令自己窒息的高度,却还是无法抑制那让他眩晕的惊喜和欢乐。狂风的呼啸仿佛都变成了一个名字,他的女王,阿莱克斯塔萨。

 

以后他可以像泰兰纳斯特里萨那样,站在伟大的女王身边,一颗心只为她跳动,全身心地为她效忠,可以称她为吾爱,可以做她最忠诚的配偶。

 

我的爱,我的心,我的生命。克莱奥眩晕地想,这是何等伟大的惊奇,他要属于她了。

 

天呐,他还是觉得这虚幻得不像真的。他飞到了无法再攀升的地方,干脆放弃了拍打翅膀,而是尽可能地伸展双翼,让风托起他尚且年幼的身躯,好让他什么也不想,只在心里呢喃那个美好的名字。阿莱克斯塔萨,他的阿莱克斯塔萨,他只属于她,只属于她。

 

回到地面上时他一头扎进了厚厚的雪里,然后整个身体都脱力地瘫软下去,让雪为他滚烫的身躯降低一点温度。可他的心跳得如此剧烈,让他几乎看不清眼前的景物,就像一只发情的猫一般在雪地上无法自持地翻滚,怎样都不能平息那初生的,像熔岩般欲待喷发的激情。

 

“哎……”他把下颌完全贴在雪地上,长长地吐了口气。红龙蓬勃的生命力让他的气息充满了热度,吹起了一阵飞扬的雪花。

 

“哎?”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听到其他龙类的声音一下令他恍如隔世。学他叹气的声音低沉而浑厚,是从未听过的陌生和古老,连年长的泰兰都不会有这样的声音。这只可能属于和女王一样的巨龙,虽然对方把他幼稚的腔调学了个十成十,但那声音中的力量,他怀疑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红色小龙狼狈地起身,眨了眨眼睛望向前方,然后下颌就几乎忘了合上。

 

没错,对方是守护巨龙之一,从那巨大的体形就可以看出来。泰兰估计只有对方的一半还不到,这炭色的巨龙可能比他的女王还要大,岩石般的身躯上却有着华美的星光般的光芒,仔细看去,那些在鳞甲之间闪耀的,似乎是岩层中的璀璨的珠宝晶矿。虽然守护巨龙他都没有见过,但眼前这位显然是大地守护者,伟大的耐萨里奥,黑龙之王。

 

在克莱奥斯特拉兹意识到之前,他的身体已经先做出了臣服的姿态,肚皮贴在地上,翅膀松散地摊开,幼嫩的脖子乖巧地弯曲,小小的脑袋也低了下去。“大地守护者……”

 

“看来是你了。”深色的巨龙说。克莱奥不明白地望向了对方,不知道所指为何事。大地守护者抬起巨爪,爪尖在他身边的地面上轻轻点了点,“是你吧?在我的脚印边镶了一圈花瓣一样的小脚印,我还以为是伊瑟拉的哪个姐妹干的。”

 

克莱奥斯特拉兹的脸颊烫了起来。之前无意之中干出了这么幼稚的事还被发现了,他简直难为情得要找个洞钻进地底下。如果之前泰兰没有告诉他关于配偶的事,他可能还没有这么难堪。而现在他只觉得……

 

“对、对不起……请你不要告诉女王……”

 

黑龙之王大笑起来,雄浑的声音在旷野上回荡,克莱奥几乎要把头钻到翅膀下面,现在整个荒野的龙大概都能听到对方的嘲笑声了,对他的嘲笑。如果有人问起来……

 

“好吧,我不会说的,”黑龙的眼睛里闪过狡黠的光芒,“但你要怎么回报我呢?”

 

克莱奥斯特拉兹茫然地看着对方,不知道自己做为一只未成年的龙,能为这样伟大的守护者做什么。他焦虑地思考起来,情不自禁地在雪地上踱步,又踩出了无数个爪印。

 

突然他明白为什么对方会那么说了。他的爪印又小又纤细,难怪大地守护者会以为是伊瑟拉的姐妹们,因为绿龙在守护巨龙中,体形是难得的娇小。这让他有些说不上来的困扰,抬起的脚爪也不知道该不该放下去了。

 

好在又一阵拍打翅膀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抬起头,觉得连天光也一时被遮蔽。另一条守护巨龙飞了过来,通体蓝色,魔法的光芒带着神秘的气息,振翅是他从未见过的有力和优雅。

 

“你在这里做什么?”蓝龙之王玛里苟斯悠然地在大地守护者身边落下,亲昵地蹭了蹭对方的头。

 

“遇到一个小东西,”耐萨里奥亲切地回应了对方,“你看,玛里苟斯,你能想起自己也有过这么小的时候吗?”

 

“恐怕我出生时就比他大,”蓝龙笑了起来。克莱奥斯特拉兹懊恼又沮丧,他只是还没成年而已,有必要谁见到他都说这句话吗?

 

“我会长大的,”他鼓起勇气大声说道,“我还没成年,我还会长的!”

 

“你会的,”耐萨里奥低沉地说,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你现在就……”

 

蓝龙用翅膀捅了黑龙一下,制止了黑龙把话说下去,然后低下了优美的蓝色头颅,友善地开口了,“快回到你的族群那里去,小红龙,你恐怕要经历一个困难的时期了。”

 

克莱奥斯特拉兹不太明白地歪着头看着对方,黑龙则用爪尖在雪地里稍微一挑,一抹红色就跃到了他面前。克莱奥看着那扇形的,薄薄的浅红色的东西,觉得十分眼熟。

 

什么眼熟!他发现那是什么时几乎吓呆了。当然眼熟了!那是他的鳞片啊!他慌张地扭过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发现有好几处的鳞片都脱落了,露出了下面浅红色的软肉。他不知出于什么心理舔了舔那里,马上颤栗了起来,那感觉可怕极了。

 

“这……这……”克莱奥惊慌地四处看去,发现之前滚动过的雪地里又好些半掩埋的红色鳞片,都是他掉下来的。

 

这意味着他开始换鳞了。是他的第一次换鳞,却偏偏是这个时候。克莱奥斯特拉兹难堪又慌乱,还有莫名的害怕,之前激昂过的心情现在完全低落了下去,鳞片掉落后暴露出来的软肉似乎也开始刺痛起来,要不是好心的玛里苟斯提醒,他还不知道要用这幅糟糕的样子招摇过市多久。

 

“抱歉,太……太失礼了。”红色小龙忍着眼泪,强打精神向守护巨龙们道歉和道别之后,怀着委屈又担忧的心情僵硬地飞了起来,向自己的族群飞去。

 

“阿莱克斯塔萨的口味真是变了……”耐萨里奥看着那个飞得有些不稳的红色小身影,摇了摇头。

 

“怀念起她喜欢你这一型的时候了?”玛里苟斯邪恶地笑了笑,尾巴悄无声息地和黑龙的缠了一缠。

 

“需要怀念吗?”耐萨里奥自负地仰起了头,“她现在也喜欢我。和你一样。”

 

蓝龙不置可否地喷出一道冰霜的气息,眯起眼睛看着他,“说起怀旧,想来点这里的鱼吗?”

 

“走,”耐萨里奥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在他们对抗迦拉克隆时,曾经忙里偷闲地吃过附近冰湖里肥美的鱼,而在迦拉克隆死后,那些鱼在记忆中也就代表着胜利的滋味。

 

克莱奥斯特拉兹当然不会知道这些。风雪几乎让让他看不清眼前,而在意识到自己正在换鳞时,种种的不适也冒了出来。他觉得前所未有的冷,身体也越来越虚弱无力,头晕得简直抬不起来,没有鳞片覆盖的地方似乎每一粒雪珠打在上面都能感觉到。原本在空中翱翔的肆意此刻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他觉得保持平衡都很难,朔风将他吹得摇摇摆摆,有好几次他连翅膀都展不开。他勉强地让自己去适应气流,一阵突如其来的强风却把他卷裹得在空中打了个滚,他以一个笨拙的姿态失去了平衡,开始下坠。

 

这样不行,他在胡乱的扑腾中惊慌地想,不能这样毫无章法地挣扎,不应该去想自己要飞起来这件事,越是去想就越不会飞,因为他本来就属于天空,这一切应该是本能。想想之前飞到最高时放空自己的漂浮,气流托着他,多么惬意,他根本不用去想自己是在飞这件事啊。克莱奥努力地镇定了下来,喘着粗气终于维持好了身姿,然后睁开了不知何时闭上的眼睛。

 

哦不。他隐约地又看到了那之前还不存在于他脑中的画面,雪白的旷野中,一副巨大的龙骨直指苍天。

 

迦拉克隆的遗骸。这也意味着他虽然挣扎了这么久,方向却根本不对。也许他该停下来,避避风雪,可是他对这里完全不熟悉,根本不知道哪里可以暂作藏身。红色小龙有些哀伤地降落了,缩紧了脑袋和翅膀,快步走进了牢笼般的龙骨之间,瑟瑟发抖地靠着几根聊胜于无的骨头。

 

休息一下,他想,我就休息一下。也许风雪一会就减弱了,那时他再回去也没关系,至少得等他能辨清方向。这一路的挣扎让他的鳞片又掉了不少,侧腹那边完全露出了一大片热乎乎的软肉,雪落在上面就迅速融化,带走他的温度,还把他弄得湿答答的。他看着那篇浅红色的皮肤,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想像那地方还能长出鳞片来。

 

也许真的长不出来了。也许这样的换鳞根本就不正常,等他鳞片掉光之后,说不定就不会再长了,他永远都会是这样一条软绵绵的龙,颜色也不会变深,像个怪里怪气的,长不大的孩子。克莱奥斯特拉兹呻吟了一声,努力把这可怕的想法从脑子里赶开。

 

要是真的变成那样……女王该多失望。他怎么能以那副模样站在他的挚爱身旁?一想到这个,克莱奥几乎要哭出声来。他努力告诫自己不可以如此软弱,但还是难过地将头埋到了翅膀下面,紧紧地缩成一团。

 

“克莱奥斯特拉兹?”

 

熟悉的呼唤声让他猛地抬起了头,银白的世界中庞大深红的龙身让他恍惚了一下,还以为见到了自己的女王。可他很快发现那是泰兰纳斯特里萨,年长的红龙焦急地看着他,虽然神情严厉,却还是扬起了翅膀,为他遮挡了一些风雪。“我一直在找你,还好想起了这儿。”

 

“对不起,”克莱奥想要好好解释和道歉,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微弱得一说出口就飘散在寒冷的空气中,让泰兰不得不靠近了些,努力倾听,目光却集中在了他的身体上。

 

“你……你在换鳞?”

 

“是的,”克莱奥斯特拉兹可怜巴巴地回答,“我好难受。”

 

泰兰纳斯特里萨叹了口气,把他拢到了自己宽大的翅膀下面。来自另一头红龙的生命力量顿时让他暖和了许多,眩晕和脱力的感觉也得到了缓解,这让他下意识地依偎着对方,把将来要和泰兰一样成为女王配偶的顾虑也暂时放到了一边。

 

“振作起来,”泰兰紧紧地搂了他一下,“等会跟在我后面飞会省力一些,女王在等你。”

 

“等我?”克莱奥被吓精神了,“等我?”

 

“是的。”泰兰纳斯特里萨说,语气里什么也听不出来,“她想见你,今夜大概你要和女王一起度过了。”

 

难怪泰兰会来找他。欣喜,惊慌和担忧一起涌遍他的全身,知道女王要见他让他似乎又重新有了力量,可……

 

“可是我在换鳞……”克莱奥犹豫地说,“这样也可以吗?”

 

“傻瓜,你以为女王没见过换鳞吗?”泰兰有些不耐烦地回答。

 

“可是我今晚……我……”他发现自己不太好意思把话说完。他应该服侍自己的女王,可是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一条换鳞换得满身斑驳的小龙,还笨手笨脚,也许女王会一气之下永远都不想看到他。想到这里他焦虑万分,大胆地望向了泰兰纳斯特里萨,“可不可以改天……”

 

“不要拒绝你的女王,”泰兰严肃地摇了摇头,“也不要胡思乱想,不要担心她的包容与爱。”

 

“好、好的。”克莱奥攒足了勇气,从泰兰的翅膀下走了出来。“我准备好了。请带我回去吧。”

 

正如泰兰纳斯特里萨所说,跟在年长的红龙后面飞行的感觉容易多了。他有了方向,气流也不再那么乱七八糟。泰兰稳定有力的节奏带动了他,让他连心情也安宁了下来,静静地看着年长红龙的背影,看着那深红色的,坚硬而带有金属光泽的鳞片。

 

真希望自己以后也能有这样的鳞片……克莱奥斯特拉兹心想,思绪却又飘到了一条炭色的巨龙身上。岩石般坚硬,大地般厚重,远看深黑如夜,近看却灿若星光……

 

“遇到了一个小东西……”

 

“是你吧?”

 

“但你要怎么回报我呢?”

 

耐萨里奥的声音在他脑中响起,如同来自远古的回音。他想起自己和大地守护者的脚印,觉得自己好奇怪,为什么要用自己的脚印把对方的圈起来。

 

他们到了。女王和绿龙一族一起,栖息在神殿附近的一处谷地,谷地里因为守护巨龙的力量而奇特地温暖如春,冰雪化为潺潺的小河流过,四处生机勃勃,绿意嫣然,空气里连一丝寒冷的味道都没有,反而满是馥郁的花香。泰兰纳斯特里萨带着他来到绿树萦绕的最深处,用翅膀将他轻轻一推。

 

“吾爱,我带来了你的克莱奥斯特拉兹。”

 

“好的,谢谢你,我的爱。”阿莱克斯塔萨的声音从林间传来,身影的红色隐隐地与绿叶交错。

 

克莱奥紧张地走了进去,心脏跳得犹如雷鸣。他满心顾虑地又看了自己一眼,试图用翅膀盖住没有鳞片的地方,可那样会让他的姿态看起来很奇怪。叹了口气,红色小龙尊崇地仰起头,向高大的女王深深地行礼。

 

“克莱奥斯特拉兹,”女王叫出了他的名字,他从未觉得自己的名字听起来如此美好,生命缚誓者似乎经由这一呼唤,将他的名字也赋予了神奇的生命。一时间他只会用自己浅色的眼睛目不转睛地望着女王,似乎世界已经没有了其他任何东西的存在。

 

“克莱奥,”阿莱克斯塔萨笑了起来。红色小龙这才如梦初醒,想起来自己似乎应该做些什么。

 

“敬爱的女王……”他毫无准备的声音沙哑地说着,暴露了他的惊慌。他努力地回想着泰兰或者其他配偶在女王身边的样子,“我,我的生命与爱……”

 

他该亲吻女王的,可是他仰起脸,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够到,只好蹭了蹭女王的脖子。女王优雅地微笑着等待,他又忙忙地在另一侧蹭了蹭,然后……然后该怎么办?缠缠尾巴?还是握住女王的爪子?他该背过身去吗?还是……还是要爬到……

 

红色小龙觉得自己快要燃烧起来了,就好像女王往他的身体里注入了无形的龙焰。他呜咽着轻轻地舔了舔女王的翅膀,又觉得这样好像十分造次。或者他应该用翅膀拥抱女王,但是靠得越近,他就越觉得自己渺小得不值一提,他拥抱女王的模样,简直就像是要躲到她翅膀下面一样。

 

而就这会儿,他看到自己又掉了两片鳞。很好,所有他担心的事,现在全都实现了。克莱奥沮丧地颤栗着,心想女王马上就会让他出去,把泰兰纳斯特里萨叫回来了。

 

这不公平……红色小龙委屈地想,没人教他该怎么做,而且……他真的还只是条小龙啊……

 

“过来,小东西,”女王终于开口了,克莱奥抬起头时才意识到眼泪模糊了自己的视线。女王温柔地用翅膀搂住了他,下颌轻轻地蹭了蹭他的头顶。“不要紧张,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



tbc

万年……那个小白兔……


2016-08-26 评论-6 热度-19 魔兽克拉苏斯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