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奶猫是奶王爷  

Disintegration (耐萨里奥/克拉苏斯,魔兽同人,AU,《末日孤舰》设定)




Disintegration

 

耐萨里奥/克拉苏斯,魔兽同人,AU,《末日孤舰》设定。注意:NTR,STK,强迫及精神虐待

请仔细阅读CP和警告。

封面图截自@Warlock飞翔的翔 做的mmd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2309048/ 女王的享受你值得拥有-v-

****************

#一场全球性的“超级瘟疫”抹去地球上绝大多数人口后,整个世界都指望着一搜战舰叔某位科学家研究的疫苗。#

****************

一天里最可怕的时间就是这时候。就算是已经被耐萨里奥固定住身体,开始了又一次的恐怖折磨,也比在等待耐萨里奥出现的这几分钟要好。

每天都是这样,耐萨里奥决定一天的工作结束时,会让同样穿着防护服的他先走,因为他必须要为接下来的事情做准备。而经过数次徒劳的反抗,克拉苏斯已经知道,在这个末世里所有的一切都必须按耐萨里奥的意思来。耐萨里奥的研究是这个已成废土的世界里唯一的希望,忤逆了他,就是和人类的命运作对。成为耐萨里奥的助手给克拉苏斯生活在庇护所的妻儿带来了很多福利,他知道妻子和孩子过得不错,他们甚至能使用宝贵的网络时间视频通话。当然在这之后,耐萨里奥总会让他付出的代价多一点。

他按部就班地洗过澡,清理了自己,坐在耐萨里奥舱室的沙发上,愣愣地盯着门。室内温度适宜,他却觉得冷得浑身僵硬。刚洗过的头发还有点湿,凉凉地贴在他的背上,想必也浸透了薄薄的睡袍。他的头发越来越难吹干了,因为它们已经长到接近腰际,而剪掉是绝对不被允许的。还有五分钟,耐萨里奥就会进来了,他知道,疯狂的科学家对于日程有近乎偏执的遵循。为了让自己恐惧的状态缓解一些,克拉苏斯强迫自己移开了目光,无聊地扫视着这间已经呆了264天的房间,在看到餐桌上没有动过的食物时,他发现自己又犯了那个错误。

盒装蔬菜沙拉,小块三明治和一杯混合果汁,他应该在洗澡之前就把它们吃掉,但是他一如既往地,又忽略了它们,因为回来之后他总是紧张到了崩溃的边缘。这不行,耐萨里奥不会高兴的。他要么把它们吃掉,要么想别的办法处理。首先他必须站起来,走到餐桌边上,然后撕开塑料盒的保鲜膜,然后把那些经过精心搭配的食物送进嘴里,或者冲进下水道。然而光是站起来,他就眩晕得眼前一黑,冷汗一下就渗了出来。

等他敢睁开眼睛,确定自己不会晕倒时,还有三分钟。他只穿了睡袍,棉质的睡袍很舒服但在他身上越来越宽松,如果是丝质的那套,会更加明显地显露出他单薄肩膀的轮廓,会被耐萨里奥捏在手里,邪恶地微笑着说也许能直接用手捏碎。

两分钟。他走到桌边了,但是手指颤抖得找不到包装的封口。今天耐萨里奥的进展很好,好到可以开一个小小的发布会,然而这次不知为何带上了他。黑发科学家对外的名字是普瑞斯特,高大,强壮,英俊,还有高智商带来的特殊性感,就算不是掌握着人类生存的钥匙,在人群中也是绝对吸引眼球的存在。相比之下克拉苏斯苍白的就像一缕雾气,而这片白雾被普瑞斯特搂着肩膀带到镜头前,做为最为普瑞斯特最为得力的助手,介绍给了所有幸存者。

“阿莱克斯塔萨也会看到的,”“普瑞斯特”满脸笑容,亲昵地在他耳边轻轻地说,“笑一个。”

他就一点点地扯动嘴角,露出笑容。

“笑得好点,想想你的孩子。”

他就笑得温暖起来。耐萨里奥的呼吸加重了,手也滑倒了他背后,开始抚摸他的头发。他知道其他在场的人一定都看到了,耐萨里奥对他的抚摸绝对不正常,但所有人都视而不见,就算他把衣服解开,露出耐萨里奥在上面制造的各种痕迹,他相信也不会引来别的反应,甚至会有狂热者万分渴望着能够替代他。

而他本来则是替代阿莱克斯塔萨的。他的妻子才是生命科学的权威,可惜当耐萨里奥前来时她正要临盆,所以做为妻子的助手他跟着耐萨里奥登上了舰船,继续做他助手的活儿,以及很多其他助手不需要做的。

有时候他会庆幸还好来的是自己,否则经历这段可怕遭遇的就是爱妻了。然而他也会怀疑如果来的是阿莱克斯塔萨,也许和耐萨里奥仍然保持着非常正常的关系。但这么想的话就太可怕了,等于承认了耐萨里奥的可怕行为,完完全全是他自作自受。

一分钟。他肯定吃不掉了,他得处理掉它们。扔进垃圾桶是不行的,别问他为什么知道。他拿起托盘进了浴室,先倒掉了果汁,庆幸三明治是小块的,然后是那些菜叶。他把它们都冲下去时发现自己露出了一个太大的破绽,因为他倒得太干净了,他吃东西从不会吃得这么干净。

慌张的心情在舱门打开的声音中上升到了绝望,克拉苏斯的腿几乎软得撑不住自己。他拿着空空的盘子站在马桶边,像个雪雕一样看着耐萨里奥走进来。

“小东西,”年长的男人眼里一下就闪过了然的神情。然而比起生气,对方似乎被逗乐了。温暖的手覆在他冰冷的手上,接过了空空的盘子,然后拉着他的手,把吓得已经不会动的他带到了餐桌旁。

“你像个偷偷扔掉胡萝卜的小孩,”耐萨里奥,不,对方现在还保持着“普瑞斯特”的状态,风趣,迷人,好像还很慷慨。“等你的孩子长大一点,你会经常看到他们的小脸上露出这种鬼祟,非常可爱。”

“不过,”普瑞斯特话锋一转,微笑从脸上消失,“最可爱的是当他们被抓到时惊恐的样子。”

“我很抱歉。”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虽然听起来暗哑又掺杂了过多的害怕,于是他努力镇定了一下,“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洗澡时间太长了。”

耐萨里奥专注地看了他一会,“那你饿吗?”

问句里的陷阱让他紧张,一时间他几乎看到了自己又被绑起来准备接受胃管的画面。他的反应总是很强烈,会难受到涕泪横流,而这只是惩罚的开始。回答饿或者不饿都可能导致耐萨里奥对他进行“厌食症治疗”,他真的非常、非常讨厌那个。

“我想吃东西。”克拉苏斯最终回答道,希望“普瑞斯特”还没有完全离开,“请让我陪你一起。”

这是个耐萨里奥喜欢的句式,年长的男人喜欢他主动“要求”什么。果然对方赞许地点了点头,伸手到他头顶,顺着他的头发一直摸到后腰上。“来。”

对方要么今天心情出奇的好,要么就是在玩什么新游戏。耐萨里奥没有单纯地与他分享食物,而是特地又叫了新的。他有了一份煎的直冒香气的鳕鱼,和相配的霞多丽。葡萄酒美丽的色泽让他恍惚了一下,他仿佛看到阿莱克斯塔萨与自己热恋时约会的模样,金黄色的酒液在她的指尖摇晃,她笑意盈盈。

不能哭。他闭上眼睛喝下一口酒,希望对方能把他发红的眼眶误认为酒精的作用。想起妻子他就会哭这件事耐萨里奥已经知道了,虽然对方经常把他折磨得眼泪不断,但和这种伤感而复杂的哭泣是不同的,虽然他自己不知道哪里不一样,但耐萨里奥总能一眼分辨。他等眼眶的热度下去一些时才敢睁开眼睛,看到对方正静静地打量他。

“你真是漂亮,”耐萨里奥说,用特有的狂热专注眼神看着他,“虽然每天都能看到你,我却总是忘了你有多漂亮。”

胡扯,他心想。他根本和漂亮不沾边,一定要说的话,也许他那恼人的绸缎般的银发很好看,但除此之外,他不觉得自己有任何称得上好看的地方。耐萨里奥才是英俊的那个,而耐萨里奥的妻子,儿子和女儿,样貌也都令人过目不忘。

何况他是有妻儿的男人,无论如何,也不该被另一个男人称赞漂亮。但比起这个男人对他做过的事情来讲,这倒也是微不足道,可以忍耐的事了。他逃避地低下头,可对方的手伸过来,托起了他的脸。

“今天你笑的样子,让我想起了不少事情。”耐萨里奥看着他的眼睛,手指在他的唇角摩挲。“你在我身边这么久了,我竟然忘记与你分享那些,我真是太忙了。”

他不敢问是什么。对方笑了笑,松开了手,“继续吃,吃完了我要给你个惊喜。”

这让他对食物的吞咽又上了一个难度。但比起好几天被绑在床上,上下都被插着管子接受所谓“厌食症治疗”的恐惧来,他还是努力把东西吃了下去。

等人收走了碗盘后,耐萨里奥锁上了舱门,把笔记本电脑和电视连接起来,然后坐在沙发上,向他随意地一招手。克拉苏斯走了过去,温顺地坐在了对方身旁,在耐萨里奥抬起手臂时,很懂事地趴在对方的腿上,好让年长的男人非常顺手地抚摸他的头发。

屏幕亮起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让他身体僵直当场。

“亲爱的,”温柔的,清朗的男性声音,腔调里满是浓烈的爱意与宠溺,“让我来就好。”

“你在帮我打果汁嘛,我只不过是叠叠衣服,”阿莱克斯塔萨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我只是怀孕,又不是残疾了。”

“可是这种琐事让我来就好,”

他听到自己怜爱地说。

“你去花园里晒晒太阳好了,亲爱的,我会把果汁端过去的。”

他僵硬的脖子终于能转动了,他望向了屏幕,看到的是危机爆发前自己的家,心爱的妻子,还有那时的他。

梦幻般的美丽和幸福。

他不知道自己的手指用力地揪紧了耐萨里奥裤子的布料,对方的手悠闲地在他的发间穿梭,时不时把他的头发绕在手里,另一只手则敲着键盘,切换着不同的视频录像。

他和妻子的日常,包括晨间的亲吻,一起用餐,午后相拥的小憩,以及夜间隐秘的激情,所有的一切,全都暴露在不知多少个隐蔽的摄像头下,被偷录下来,做成了一段段的剪辑。

他甚至看到了妻子在骑乘他时,他脸上的表情,还有他们紧握的十指。

“录了很久了,”耐萨里奥的语气轻松得就像在谈论一部与他们谁都无关的电影,“今天你一笑,我才想起来。你们真是幸福的一对,难怪你想起她就要哭。”

但他现在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只觉得自己在无尽的黑暗中陷落,四肢百骸里全是失重的惊悸。他看着屏幕里的自己,感觉着耐萨里奥隔着布料的身体的热度和爱抚他腰背的手,觉得整个世界没有丝毫之处是真实的。

而这时对方拉起了他的身体,在他迷茫之中轻易地摆弄。他跨坐在了年长的男人腿上。他看不到屏幕了,但声音还在,来自过往的,平静而温馨的生活点滴,就像一个无穷无尽的噩梦。

耐萨里奥抚摸他的脸颊,满意地解开他睡袍的腰带,而他在挣扎。他的行为正是耐萨里奥满意的原因,他的意识像脱离身体般地飘在半空,看着一个惨白的男人在耐萨里奥的手臂里凄苦地扭动和尖叫,眼泪顺着额角打湿了头发,让那一部分发丝看起来颜色深了一点,更多头发则被用力地向后拉扯,这才是这些银色丝线般的头发最主要的用途。

TBC?


总的来说是要有罗宁的。



2016-08-24 评论-3 热度-12 魔兽同人克拉苏斯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