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奶猫是奶王爷  

【Warcraft/魔兽】世界放大器 (麦迪文/洛萨,变small梗)

配对:麦迪文/洛萨


注释:游戏设定和电影设定逮着哪个用哪个
世界放大器就是个坑爹货
他们还很年轻也就十七八
略带演员梗
洛萨的大小就脑补兵人吧,脑补芭比也随意
各种乱编,欢迎捉虫

*****************************


“所以这算什么世界放大器?!”

“呃……”铜须难得地低头看着这个熟悉的人类,用浓密的胡须好不容易掩盖住不厚道的笑容。“某种意义上说,你的世界确实变大了。”

“别哄我了,世界没变,是我变小了!”洛萨气愤地仰起只有铜须指头大的小脑袋望着他,“快把我变回来你这个大胡子!”

“我早告诉你了,那个图纸我们才从黑铁矮人那搞来,刚做出第一个样机,是你自己乱动。”铜须不客气地说道。这个年轻的人类有多可爱就有多手欠,偏偏又没事就喜欢跑来自己这里,看见什么稀奇的东西都要上手,已经不知多少次把矮人国王吓出一身冷汗来。但你要是真和这个小混蛋生气,他那个红着眼眶要哭不哭的样子又实在让人狠不下心来。

祸害。铜须老这么想,知道年轻人以人类的标准来看相当美丽,又和未来的人类国王莱恩一起长大,无论从哪方面,他都有被宠得无法无天的资本。所以难得地看到这家伙吃瘪的时候铜须竟有点幸灾乐祸。“你就乖乖呆着,等我研究怎么解除放大器效果吧。”

嗯,等我今晚先喝上一轮矮人蜜酒,把消息在酒吧里传出去,让大家都来围观你一遍之后,大概我会比较有动力研究。铜须一脸正直地看着洛萨,再次庆幸胡须挡脸太好用了。

“那你要什么时候才能研究出来?”洛萨现在也就比他自己的剑柄长一点,比孩子们玩的洋娃娃还小,声音也变小了,说话必须大喊大叫麦格尼才听得到。麦格尼友善地伸出一只手想把洛萨举高一点,这家伙居然从他手掌上跳起来,一把揪住了他的胡子爬上来,对着他的耳朵大喊:“快点研究!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拖延时间好看我笑话!”

“那就别烦我,不然把你和长毛兔关在一起。”铜须说着把他拎下来放在桌上,“或者把你交给某个超喜欢娃娃的小女孩。”

后面那句真的把洛萨吓到了,人类睁大了蓝色的眼睛,不安地闭了嘴,让铜须几乎马上就于心不忍。

但也只持续了三十秒左右。他刚趴回工作台就从仪器的反光处看到洛萨偷偷瞄着他,蹑手蹑脚地向桌下爬去,然后撒着脚丫就跑向了一堆零件。

哦,别问他洛萨为什么光着脚。

“你能不能安静呆上哪怕一分钟!”麦格尼冲了过去,洛萨大笑着像老鼠般灵活地在零件堆上跳跃着躲开他捞过来的大手,笑声明朗又柔软,铜须觉得就算手最巧的矮人,也打造不出音色这么好听,能让人从心里泛出甜的乐器来。

当然五秒后他就觉得其实也没那么好听了。洛萨太烦了,虽然变小了,但是把各种螺丝轴承抡得像雨点般密集地朝他脸上打过来。所以当半小时后,前来造访的麦迪文看到一个很小的洛萨被长长的项链当成锁链缠住腰拴在工作台上一架仪器边时,也只是少年老成地叹了口气。

“麦德?”洛萨一回头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

“来的正好,”麦格尼说,“把这家伙带回去,没想到变小之后烦人程度反而增加了。”

“不!”洛萨大叫起来,“不要麦德……”

麦迪文看了他一眼,洛萨的声音就小了下去。所有人眼里,莱恩从小就可靠又充满责任感,麦迪文安静却不可琢磨,洛萨倒是和谁都能玩得来,论稳重就比前两人差远了。但如果说有谁能让洛萨安分一点,那大概就是麦迪文。

年轻的法师也是来看世界放大器的,但他看到效果——也就是变小的洛萨之后,不置可否地抿了抿嘴。

“我带他回去,”麦迪文说,“顺便研究一下魔法能不能解决他目前的问题。”

洛萨回身就抱住了仪器不肯撒手。铜须灵活地把项链解开却没从洛萨身上解下来,而是直接拎住了另一头。“你一路上最好别松手,不然就不知道跑去哪了。”

麦迪文轻柔地保证:“不,最好别松手的是他。”

随着一句咒语,法师变成了黑色的大渡鸦,停在了桌上,示意洛萨爬上来。这下洛萨倒是不用催了,兴高采烈地就扑到了法师覆着黑羽的背上,抓紧了颈后的柔软羽毛。麦格尼为防万一,还仔细地把链条的另一头拴在了渡鸦的爪子上。

“如果他太烦,你可以把他甩下来吊一阵子。”矮人国王“好心”地建议。洛萨看了看他,更加抱紧了渡鸦。

真傻,麦迪文心想,有了这句话,大概安度因一路上都不敢松手了。他向矮人国王礼节性地歪了歪头,然后振翅高飞。

“麦德,”洛萨趴在他背上,在他飞过丹莫罗广阔无垠的雪山时怕冷地把手脚都往他的鸦毛里缩去,“好久没看到你了。”

“不才三个星期吗?”麦迪文淡淡地说。

“三个星期了啊!”从安度因的语气听上去好像至少有三年。

“那‘不要麦德’呢?”

洛萨不安地动了动,“……我只是不想让更多人看到我现在这样。”

“我不是‘更多人’。”

“我知道,”洛萨把头也贴了上来,“而且我想明白了,和你在一起比在铜须那好。你一定会带我回法师塔,不会让人随便看到我的。”

说对了一半,麦迪文想,至少说对了一半。

当他们在暮色中到达艾尔文森林时,洛萨已经累得快睡着了,变小了之后大概体力也相应削弱。麦迪文看着远远的高塔,希望安度因别在最后一段行程里掉下来。但想什么来什么,安度因还真的脱手滑下了渡鸦的身体,尖叫着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所以麦迪文要这样欺负他。法师懒得解释,直接飞进自己房间的窗户,在柔软的枕头上着陆了。

洛萨惊魂未定,还在喘息却早已好奇地摸索着变小后枕头上触感变得不同的刺绣,整个人还没起身就在枕头上爬来爬去。麦迪文低头啄开爪上的锁链,变回了自己原本的样子。

“天哪你真高!”洛萨望着他,用侏儒的语气说。

他们真的只有三周没见吗?麦迪文不禁莞尔,觉得好像三周也确实很久,久到他差点忘了这混蛋有多可爱。

“麦德,我饿了,”安度因用柔软的嗓音说,“想吃‘蓝色隐士’里的软香蕉面包了。”

“你想的其实不是面包吧,”麦迪文说,蓝色隐士是法师塔旁边的酒馆,他才不信安度因想吃的真是面包。

“是的!”安度因信誓旦旦地强调,“不过反正要买面包,顺便就买点酒吧。”

“我还以为你早在麦格尼那就偷喝了不少矮人烈酒了。”

“我没来得及……”安度因说着在枕头上跳了跳,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喜地望着他,“麦德!你说我晚上睡在面包上怎么样?”

法师没法拒绝这个,他向仆人交待了之后,就坐下来翻起了书。洛萨一副无聊的样子,却又不太敢打搅他,法师和莱恩以及他虽然一起长大,但他知道麦德可不像莱恩那么好脾气,小时候他是对麦德没少恶作剧,但在麦德的魔法天赋愈加显现之后他就收敛多了,毕竟魔法是那么的不可琢磨,连麦德也变得和以前大不一样。

当然,只有一件事是没有改变的。

应该没有改变吧?

洛萨不愿多想,于是他坐在桌上,低下头试着解开在腰上缠了好几层的链条。可麦格尼缠他时不但故意多绕了圈数,还在后腰打了结,他一顿瞎扯之后不但没解下来,还弄得自己满头大汗。

“唉……”无忧无虑的安度因总算难得沮丧地叹了口气。

麦迪文把鹅毛笔放了下来。

洛萨歪着头看着他。

“来吧。”麦迪文说。于是洛萨马上很乖地背对着他跪坐着,好露出后腰上的结。这个结要么是被洛萨自己扯乱了,要么就是麦格尼系上的时候根本没去想解开的事,它完全就是个死结。法师的手指不时扯动着洛萨现在过于小巧的身体,对紧紧缠着洛萨窄腰的链条毫无办法。

不过洛萨的腰真是……安度因比他和莱恩都高,肩膀也宽一点,却有着比他俩都细的腰。几年前他们更年少,在看着安度因穿着修身的衣服练剑时,连莱恩都忍不住对着安度因的背影评价:“用手圈他腰的感觉应该和圈女孩子差不多吧。”

“有可能。”

“说得好像你圈过女孩子一样。”

“说得好像你圈过安度因一样。”

当然,以他俩的性格,这种对话也就发生过那么一次而已。

他失去了耐心,干脆用法术烧断了链条,把洛萨吓了一跳。蓝眼睛的家伙像个小动物,在受惊时敏捷地跳开,又在发现链条终于没了之后开心了起来。

“我的面包呢?我现在是不是能用酒杯洗澡了?”

“别说现在,变不回去的话一辈子都要用酒杯洗澡了。”

“不会的,”洛萨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你和莱恩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麦格尼也不会的。”

 麦迪文心里一暖,这家伙虽然打架无比彪悍,但对世界还真是满是天然的善意。

“对了!”洛萨说着就朝窗口跑去,“我终于!可以!在暴风城最高的地方!向下尿尿了!”

麦迪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TBC

目前很清水
下一章就重口了大概
饿极了谁不想吃大口肉= =

以及年轻的洛萨必须是这样子



2016-07-19 评论-3 热度-18 魔兽洛萨麦洛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