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奶猫是奶王爷  

枪与白兰地 6(eggsy/harry,jake/leon)

 

亲到Harry Hart是件不容易的事,虽然一开始他并没有这个打算。

Harry是他这辈子遇到过的令他改观最快的人,从一开始的“哦天哪你认识我爸爸诶好开心”到“装腔作势指手画脚的有钱死混蛋”到“卧槽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牛逼的人”也就是喝杯啤酒的功夫。在Harry昏迷时他一有机会就去探望,在艰难的训练中支撑他坚持下来的信念不知何时从“我能成为更好的人”变成了“我要为你成为更好的人”。他看着昏迷不醒的Harry长长了头发和胡须,焦虑一日胜似一日,意识到自己不对劲时是在Merlin喃喃自语说如果泡菜先生还在的话也许让它来舔两口Harry就会醒了,而他差一点点就脱口而出了可能会让人被嘲笑一辈子的话:“我也可以啊!”。

他真的想试试的,但是监控太多了。他能做到的只有不断提升,告诉自己绝对不可以让Harry失望,让Harry失望将会是他人生中最令人沮丧的事,他搞不好会一蹶不振,彻底变成一个废物混蛋。他要努力抓住一切能抓住的机会,所以在最终考验到来之前,在Harry给他讲了墙上太阳报头条背后的故事们之后,在几杯马蒂尼的帮助下,他表白了。

Harry给了他人生的第二次机会,结果Harry却没来得及看到。

“好吧,现在无论谁说了什么,都只停留在这一刻,这个屋檐之下。”暗金发色,大概三十多岁的男人说,声调听起来很是柔和,只是带着挥之不去的疲惫感,“我是Leon,我追查生物武器,Harry知道我。”

“Jake,BSAA。”年轻些的Jake无所谓地跟了一句。

Eggsy还在等Harry开口,突然意识到只有Harry是他们三个都认识的。

“呃……Eggsy,”Eggsy小心地说,“勉强算是裁缝,但是也管管什么威胁人类安全的闲事儿。”

他们四个人一起坐在厨房的餐桌前。Eggsy简单诉说了这几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及为何之前自称拯救了世界,有些担心对方会有过于详细的提问,但Leon似乎只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好,并没有打算深入探究他怎么知道又是怎么做到的,Jake更是一脸纯听八卦的表情。

接到那个电话后Merlin和新任的Lancelot马上通知了他,因为那是一条Harry专用的线路和号码。他来不及听他们分析背后可能是谁,有什么目的,他只想马上赶到号码所在地一查究竟。在飞来的路上他设想了很多情况,也定了不少计划,然而事情还是和所预想的都不一样。

只是,还好目前来看不算太糟糕的走向。Eggsy边说边打量着对面的两个人,脸上有着可怖疤痕的Jake虽然之前和他交过手,但他能感到微妙的同类的气息;年长些的暗金色头发男人看起来心事重重,Eggsy还在介意他用枪指着Harry脑袋的事,但也不能以此判断他带有恶意。

Leon看得出这位不速之客隐瞒了不少,但好歹知道了世界首脑们突然消失,死亡,和各个地方暴动的真相,而之前大家都觉得疯疯癫癫的Graham前前总统所说的那些竟然都是事实。他把这些消息发给了Hunnigan,至于她要不要采信就不是他的事了。

可是Harry才说第一句话就让Eggsy再次激动了。

“半年的记忆没有了?那你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

Jake身体一动,Leon拉住了他。

Harry看了看身边的年轻人,又看了看对面的两个美国特工,叹了口气。“我记得我去了帝国理工大学,然后阿诺德教授爆炸了。”

Eggsy的神情从惊愕到悲伤显而易见。年轻人的肩膀垮下来,难以置信地轻轻问了一句,“那之后都不记得了?”

Harry摇了摇头,好像被那份悲伤感染了,用更为柔和的声音说出了接下来的话,“但你看起来完成了你的考验,我为你高兴,Eggsy,相信你的父亲也……”

“不要一副你完成了任务的表情!”Eggsy没等他说完就吼了起来,“我的人生不是你用来向他——”

Harry睁大了眼睛,棕色眼眸里满是不解。Eggsy及时地收了声,却泛红了眼眶,双手紧握成拳不断颤栗。三个人都看到他悲伤而愤怒的眼神中突然转过了一丝恐惧,然后像个被踢了的小狗似的露出了可怜的神情。

“抱歉Harry,我不应该这么说。太不应该了。是的我做到了,Harry,虽然我没有成为Lancelot。”

Harry皱起了眉。

“但是我……我继承了你的称号,我们以为你死了。”Eggsy难过地说,“我们找遍了Valentine的基地,找到了Lancelot……我是说James的尸体,但没找到任何有关你的资料。”

Harry的表情凝固了。Jake看到早已离开了桌边,退到冰箱旁装着要给他们倒饮料好给他们留下一点私人空间的Leon,此时尴尬得走也不是坐下也不是,但他更留意到的是一直肩背笔直的Harry这时候露出了他熟悉的姿态。

那副不再挺拔,却好像世界很重地压在肩上的,低头含胸的姿态。

“那……也知道James的死因了,是吗?”Harry轻声问道。Eggsy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对不起……有人把他劈成了两半。”

Harry的视线落在了桌上铺着的北欧风格几何图案餐垫,但显然并不是被它吸引了目光。Eggsy担心地站了起来,Jake也一样。他们看着年长的男人一只手捏着大腿似乎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另一只手下意识地在桌上摸索着什么。是眼镜,Eggsy突然明白过来,Harry想要自己习惯戴了这么多年的眼镜。他摘下自己的递了过去,Harry暗哑地道了声谢,拿着它站了起来,却闭上了眼睛,向后倒去。

Eggsy眼明手快地接住了他,发现Harry陷入昏迷之后惊慌地望向了在场的另外两个人。

“卧室在楼上。”Leon说。

“不,我得带他回去。”Eggsy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坚定了起来。

“希望不要,”Leon摇了摇头,“他几天前被枪击了头部,有人用G病毒复活了他,他不会有事,应该只是你说的事情对他刺激过大。”

“也可能是饿晕的。”Jake随意地说,对着Eggsy的怒视露出了一副“咬我啊”的表情。

“我对你们到底属于什么组织没有兴趣,”Leon安抚地对Eggsy说道,“我只想阻止由Umbrella开始的生物武器制造和贩卖,如果Harry落到我以外的人手里,他要么已经被当场消灭,要么被当成实验样本了。你该庆幸的是我绝不会让后者发生,所以我才会带他来这里。”

Eggsy牢牢地抱着Harry瘫软下去的身体,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面带倦容的美国特工,“为什么?”

“因为他的男朋友我也是这情况啊,”Jake挥了挥手,“只是和你的Harry病毒不同而已。”

Leon扫了他一眼,但没有选择辩驳。

这次轮到Eggsy一脸惊讶了,“你们俩……?”

“我们俩,”Jake说,“所以Harry说你可能担心他担心得不得了,我才打电话的。”

“哦,原来如此啊,”Leon用微妙的语气说道。Jake这才想起了自己也有屁股要擦,要命,之前只顾着Harry和Eggsy的事他差点给忘了。

“可是,他会恶化吗?”Eggsy犹豫地问,“像你们门口那个……”

“理论上不会,但他最好留下来一阵,如果你不放心,你也留下来吧。找到Hart先生时我还发现了一个可能存储了他实验和治疗情况的芯片,正在让我的技术人员远程解密,这可能是唯一剩下的资料了,发现他时的那个试验基地已经炸没了。”

也就是如果现在带走Harry,大概就永远别想搞清楚在教堂外Harry失去联系后到底发生了什么。Eggsy看了看Leon,又看了看Jake,觉得留下应该也问题不大。

何况他们俩还不知道他眼镜的秘密。

“那……”

“你先送Hart先生去休息,需要的话你也睡一会。”Leon接着说道,“你看起来就像熬了通宵,搞不好不止一个。”

“来吧,”Jake逃离现场般地走到了楼梯上,示意Eggsy跟上来。Eggsy抱起了Harry,跟着来到了二楼,小心地把Harry安置在床上。被子有点薄,但还好屋子里很暖和,Eggsy看着Harry的睡颜,突然一阵紧张,觉得对方好像就要这样一睡不醒了。

“喔等等,至少等我出去了你再亲,”站在门口的Jake举起手投降般地说道,“所以你俩也是一对咯?”

“……”Eggsy懊恼地看了他一眼,不知道在Harry已经忘了这半年所发生过的事,尤其是那关键的24小时的情况下还能不能这么说。

“……好吧。”Jake说着突然指了指他的脸,“要不要来块冻牛肉?”

Eggsy这才注意到脸上挺疼的,Jake大概问的是他需不需要冷敷。“不用了,你的拳头没那么狠。”

“哈哈哈,”Jake笑了起来,“你是没见过我的‘前女友*’。对了,那个James又是谁?他死了好像让Harry很难过。”

Eggsy沉默了一下。“你一定要打听这么多吗?”

“得了我知道了,本来我还猜是不是他儿子的。”Jake耸了耸肩,向门口走去,“又是这种破事。”

等Jake出去,并把卧室门带上之后,Eggsy才意识到他最后那句话里的“又”。

TBC


*注:前女友的梗是生六里的,指的是Jake篇的boss——Ustanak,因为对Jake各种穷追不舍而被Jake取了这个外号。Jake也因为能用体术强力干他而得到了”空手拆高达”的美誉= =

*当然最强的人类还是用小刀的Leon嗯,不服也别来战给跪。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