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奶猫是奶王爷  

枪与白兰地 5(eggsy/harry,jake/leon)

Harry在醒来时感到了一丝寒冷,他裹紧被子翻了个身,马上感到了头颅中传来的钝痛。忍不住低低呻吟了一声之后,他意识到这是活着的标志。

早春是冷的,虽然不像冬天那样冰寒,但他盖着的薄被显然也是不够的,理论上来说他应该感到更冷一些,但目前的体感不知是没有恢复完全,还是以后都会这样了。

就像Jake一样?年轻人在这样的温度下穿着单薄的T恤还会把袖子挽起来,想必也不只是年轻抗冻的原因。头痛没有因为他继续躺着而减轻,意识更多地恢复之后他只觉得饥肠辘辘。Harry缓缓坐起来,光着的双脚踩在木质的地板上,有些不稳地起了身,希望自己只是普通的饿,而不是对生肉和脑浆有什么特殊渴求。墙上式样简约的挂钟显示的时间是四点过五分,但显然它已经因为太久没换过电池而停留在了那一刻。Harry拉开窗帘,打开窗户,从空气的清冷和初升的太阳来看,现在大概不超过七点。他在打开卧室门时很惊讶竟然没有反锁,Leon和Jake看来果然不是真的要监禁他,而是一开始就把他当成幸存者拯救而已。

要是身份对换,想必自己不会如此轻率。Harry披上挂在空空衣柜里的唯一一件大衣,慢慢地下着楼梯。拖鞋柔软适脚,材质做工想必不差,只是怎么看都不像是Leon和Jake会乐意购买和享受的东西,就和身上其他衣物一样,Harry对它们原先的主人不由得产生了好奇,好奇Jake看它们的眼神为何带着留恋又带着芥蒂。

两个年轻的屋主看来都还没有起床,屋里安安静静,厨房也不像动过的样子。Harry在冰箱里发现吃剩的派,还有被分装好的蔬菜和肉,犹豫是先自己随便吃一点,还是给三个人都做个早餐。他倾向于后者,但不确定Leon会不会介意自己随意动用他的厨房。

最后他还是做了,他烤了番茄和起司,炸了薯块和香肠,煎了培根,磨了咖啡,他饿得那么厉害,差点把冰冻的香肠就啃上一口。食物的香气飘散在屋中时他听到楼上有了响动,Jake打着呵欠,揉着眼睛走了下来,只穿着一条睡裤,不经意地自豪展现着年轻结实的身体。

“啊……太棒了,”Jake嘟囔着,“我去叫Leon。”

“希望没有打搅到你们,”Harry说着把冻吐司放进烤吐司机里,既然都起来了,也就可以烤吐司了。“我很饿,所以冒昧地起来做了这些。”

“噢,对,是这样的,”Jake说,“你会变成大胃王的,病毒的影响,别吓着了。头几天为了补充之前自愈消耗的能量你估计一天能吃下过去一周的食物,之后就好了。”

“是吗?”

“意思是以后就只是吃一倍的食物而已了,嗯。”Jake说着转身上了楼。Harry抿了一下嘴唇,如果副作用只有这个话,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过了一会儿,Leon和Jake一起神清气爽地下来了。看来前一天不管他俩有什么问题,过了一夜也就解决了。Leon在看到桌上丰盛的早餐时露出了微笑,看来完全不介意什么厨房被使用的事。

“哇哦,”Jake看起来更开心了,年轻人一屁股坐下来,伸手就抓薯块。Leon打趣他不注意吃相,辜负了这么精美的食物和摆盘,Jake故意对他露出一嘴食物,成功地让Leon扭开了脸。

“没有什么餐叉都要在一条线上的规矩,”Harry也坐了下来,觉得自己也暂时入乡随俗地抛开一些礼仪为好。

虽然Manners maketh man。

然而曾经有人连吃饭时都要选与菜色相配的音乐。

Harry感到胸口一紧,温柔的绿色眼眸在脑中一闪而过。眼前两个对他来说年龄都可以算孩子的人只是吃得很尽兴,Leon虽然嘲笑Jake,但自己吃饭的样子也规矩不到哪里去,而且以他的标准来说,吃得也有点太快了,好像要急着洗盘子似的。不过Harry知道自己也吃得很快,主要是他实在太饿了,他甚至比他们更早吃完。

“Mike……需要吃早饭吗?”Harry掩饰地问了一句。

“可以给他一些。他昨天什么时候吃的饭来着?”Leon看了一眼Jake。

“我昨天回来时就给他一大块牛排,他应该没这么快饿吧。”Jake耸耸肩。

“我去看看他。”Harry说着离开了餐桌,再待下去除了感觉自己又想吃点什么之外,他也有点受不了Leon和Jake亲密的模样。三十六七的Leon,二十出头的Jake,实在让他太有即视感,他和James认识的时候各自也差不多是这个年纪,但他们过了好几年才在一起。

他想起James愤怒地问他是不是更希望那次爆炸时活下来的是Lee,是不是不管James多努力,在Harry的想象里Lee总是会做得比他好一点。他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个平时笑眯眯的年轻人竟然如此在意自己的想法,然后James就马上收起情绪向他道歉,说自己不该提起爆炸的事。当时James脸上的表情现在想来还是好清晰,别的记忆都模糊了,这半年的记忆更是没有了,但他还是记得那双绿色眼睛里的温柔和焦虑,而嘴里却泛起了Napoleon 1815的味道。

奇怪的叫声把他拉回了现实,Harry深吸了一口气,发现是Mike在向他贴过来,发出听不清楚,也不知道有没有意义的小声呜咽。他想起Jake说的宿主亲和,尽管可能不是特别正确的表述,但他确实觉得丧尸没有初看时那么令人厌恶和可怖,反而有种看到了狗狗的感觉。

“Mike?你知道自己的名字吗?Mike?”Harry问,试探性地向丧尸伸出了手。

“呜呜,”Mike发出和之前不同的呜咽声,凉凉地舔了舔他的手背,感觉很是温顺。这么近的距离下,他能看到Mike脖子上挂着身份牌的银色链子。

“饿吗?这是饿了的意思吗?要吃肉吗,Mike?”Harry差点忍不住去揉丧尸的乱发,在看到Mike嗷呜嗷呜地点头时确定了,然后直起腰准备进屋。

也就是这时候,他感到了其他人的存在。Harry猛地转过身,看到墙角边站着一个目瞪口呆的年轻人。

眼熟的眼镜,眼熟的西装,眼熟的伞。下垂的狗狗眼睁得很大,嘴唇因为他不知道的原因而微微颤抖。

不,应该说对方整个人都在抖。尽管样貌变化很大,Harry还是能一眼认出他来。

“Eggsy?”

“哦天哪Harry!”年轻人如梦初醒,马上地狂奔了过来,“天哪我就知道是你,Harry,我就知道你还活着!”

“我是还——”他没说完的话被Eggsy没有任何减速的拥抱打断了。虽然他能理解年轻人看到自己没死时的激动,他不理解的是年轻人拥抱他的方式。Eggsy死死地搂着他的腰,还用手扣着他的后脑勺把他的脑袋往下按,让他的双手不知所措地悬在半空,然后才想起要把对方推开。

“嘿!”Jake凶狠的吼声从背后传来,有力的双手伸到了他俩中间,帮他一把拨开了Eggsy。“你谁啊?”

Eggsy吃了一惊,条件反射般地挥起了伞。Jake后退一步躲开了伞尖,怒气冲冲地和Eggsy打了起来。

“停手!”Harry喊道,同时响起来的还有另一个声音。Harry回过头,看到Leon举着枪紧皱起了眉。

“怎么回事?”Leon问。

“应该是误会,”Harry回答。有些惊讶于两个年轻人的身手。Jake很厉害,他倒是一点也不奇怪,他惊讶的是Eggsy的反应速度和一招一式,但想想已经半年过去,经过Kingsman训练的Eggsy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他从警局捞出来的小混混而已了。

“不许动!”Leon再次命令,听起来很有警察的腔调,但该听的人还是没有听到。Harry听到他叹了口气,然后耳边就突然有了异样的感觉。

Leon用枪指着他的头。

Eggsy停手了。Jake没有犹豫,从背后拧住他的手臂压迫他半跪在了地上。这下能清楚地看到Eggsy脸上吃了Jake一拳,Jake胸口也有个鞋印子,两个人都喘着粗气,像斗犬般死命盯着对方,然后又向两个年长的男人望过来。

“你是谁?为什么回来这里?”Leon问道。

“我……”Eggsy刚想说什么,却犹豫地望向了Harry。

“他是来找我的。”Harry回答。

“他是Lancelot?”Jake有些诧异地问,看了看Eggsy又看了看他。

“什么Lancelot?”Leon的声音压低了,“是你组织的人?Jake为什么会知道?”

气氛顿时尴尬了。Jake躲闪着Leon的眼睛,Eggsy看起来随时要掐死用枪指着他头的Leon,而Leon……Harry不知道这时候回头看Leon是不是个好主意。

最终还是年纪最大的Harry开了口。

“如我所说,这就是一个误会,”Harry说道,“如果大家愿意冷静下来,就坐下来好好把信息统一一下如何?”

“所以他不是在袭击你?”Jake问。

“我为什么要袭击Harry?!”Eggsy愤怒地回答。

“那你抱着他干什么?”Jake毫不示弱地反击。

“亲啊!”

好吧,他还觉得刚才气氛尴尬的。Harry有些疑惑地看了看Eggsy,有点想知道对方是不是在使用某种策略。可Eggsy一看到他望过来就马上活跃的样子完全不像假装,“对不起Harry!我不该说那种话!我真的很后悔!我以为你死了我还哭了,但是我拯救世界了你原谅我好吗Harry!”

“噫!”Jake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有些嫌弃地放开了Eggsy,还甩了甩手。Leon也放下了枪,脸上表情阴晴不定,但开口时语气温和了不少。

“好吧,都进来,每个人都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

一小杯伏特加的功劳。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