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奶猫是奶王爷  

【kingsman+生化危机混同】枪与白兰地 4(eggsy/harry,jake/leon)

Jake把一块带血的牛排扔给呆在院子里的Mike,然后才想起来这是自己打算要吃的,另一包碎肉才是给丧尸的食物。

 

“他妈的。”他看着已经开心大嚼起来的丧尸,只好低声诅咒了一句。把手随意在墙上抹了抹,仰起头望向被薄薄的树林遮住的小湖,看着长长的木制码头一直延伸到泛着波光的湖水之中。岸边还有一条小船,看起来并没有太多使用过的痕迹,但因为风吹雨打还是显出了陈旧的斑驳。如果是平时他大概已经琢磨着拉上Leon,带上一提啤酒往湖中心划了,但这艘船和这幢小屋一样,有种莫名的疏离和自我保护感觉,让他哪里都不想呆。直升机还停在一旁的空地上,他不知道这里的空气被机翼搅动时有没有带给他父亲特别的回忆,但就算有,也不能指望Wesker写下来让人看见。

 

背后小屋的门发出吱呀声,他从脚步声判断出不是Leon,那只能是他们仓促之间救回来的Hart先生了。年长的男人在走了几步之后停了下来,想必是在观看啃食生肉的Mike。Hart先生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继续向他走过来。此刻他心情不是很好,但在听到那脚步声陡然不稳的时候还是猛地回过身,稳稳地托住了Hart先生差点倒下的身体。

 

“谢谢。”Hart先生礼貌地说,“所以那个G病毒……就算有它在,三天前被爆过头也还是没法一下恢复如初啊。”

 

Jake皱了皱眉,“爆头?”

 

“Leon是这么说的,”Hart先生站稳了之后马上挺拔了身姿,并不是刻意的,只是常年自律的下意识动作。Jake有点好奇对方到底生活在什么环境里,Leon似乎也受过仪态方面的训练,但好像只让他走路时腰胯扭得比较好看而已,放松的时候也会有点低头含胸,让Jake偶尔会忍不住向后掰他肩膀。“所以这大概就是我被注射G病毒的原因。”

 

“那你能活下来可真不容易,”Jake说,把目光从对方的黑衬衫上移开。“对于丧尸来说爆头都是致命伤,你应该也没有被打得那么严重。”

 

“但是我完全不记得近半年来的事了,”Hart先生微微叹了口气,“现在我连多站一会都会头晕,还捏碎了一把甘蓝叶子。”

 

难怪,大概是想要帮厨,结果因为这个而被Leon请出来了。“希望你吃到Leon做的东西时不要直接昏迷,他大部分时候只是把食物弄熟而已。”

 

“我是英国人。”

 

Jake笑了起来,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让Hart先生的身形摇晃了一下。“你体温升高了?看来很快就要恢复正常了。”

 

Harry忍不住瞥了一眼吃完牛排,正在舔手指的Mike,之前它啃食生肉的动静让他有些不安。“确定我不会也……”

 

“就算要变异,肯定也不是这副模样。”Jake说,“我们不知道感染你的是不是只有G病毒,或者是我们知道的那种G病毒。如果你有幻觉,干渴,嗜血的倾向,最好别瞒着我们,知道吗?”

 

Harry叹了口气,“我还能见到我的家人和朋友吗?”

 

Jake睁大了眼睛,“喂?你当我们是什么人?我们不是在监禁你,我们是在保护你,好吗?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以为这幢屋子……”

 

Harry看着Jake突然恼怒地住了口,紧拧着眉目光阴沉地看了一眼自己背后的小屋,然后冒出了一句脏话。Harry意识到刚刚Jake的口音从一开始的美语不自觉地转换了英音,直到骂人时才带上了斯拉夫语的味道,这个脸上有着可怖伤痕的年轻人想必之前过着很不寻常的日子。

 

“抱歉,”Harry真挚地说,“以及对不起,我并不是有意穿这套衣服的。”

 

Jake眯起了蓝色的眼睛。

 

“我注意到你当时有点不悦,大概这对你有特殊意义,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补偿你,等这一切结束?我可以帮你裁两套西服,我是个不错的裁缝。”

 

Jake耸了耸肩,仿佛要把什么东西赶开一般挥了挥手。“没事,一套衣服而已。你裁的我估计也没机会穿,你给我的那个地址可是高级定制店,我一辈子都用不上那种西服啦。”

 

“一辈子吗?”Harry温和地笑起来,带着某种暗示,“我说的是两套。”

 

“噢,”Jake似乎突然明白了,脸上微微泛红,连青春痘也有点发亮了。年轻人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那,以后再说。对了,一会没事我联系一下你说的号码。”

 

“那就太好了,”Harry说。和Eggsy一样,Jake果然也处在一被示好就马上想要回报的年纪。在Jake出去采购之前他们短暂的聊天里,他告诉了Jake可以联系Kingsman的号码以及裁缝店的地址,虽然Jake那坦荡的态度让他总忍不住有透露得更多的冲动,但好在他并不年轻了。

 

晚餐吃得有点憋闷,没有人说话,只有传递东西时轻声的道谢。Hart先生吃得很优雅,让Jake都产生了对方面前的食物似乎更精细的错觉。Leon盘子里的东西几乎没动过,白兰地倒是喝了不少。Jake看了看年长的特工,压抑着用鼻子怒哼了一声,然后把自己碟子里的烤肉往Leon那倒了一半。

 

“Jake?”Leon吓了一跳。

 

“不吃完不许动。”Jake压低了声音。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确实是两个人里更有老妈子性格的那一个,谁让他得长年照顾生病的母亲呢?Leon这种无声撒娇,委屈自己来换你理他一下的行为Jake最懂了,然而最后还是自己扛不住。他抽了抽鼻子,吸了一大口空气中烘焙的甜香,“还有甜点,这么奢侈?”

 

“你买苹果就是想吃苹果派吧,”僵局被打破之后Leon似乎轻松了一些,吃了一口Jake倒给他的食物,“再过五分钟就好。”

 

“但我好像没买糖粉?”Jake回忆了一下,去小镇上的商店抢东西时他更多是抢的必需品,糖粉糖霜好像一时顾及不上。

 

“有研磨瓶装的肉桂砂糖,一直没开封过,我闻了一下觉得问题不大。”Leon看着Jake拿走了自己的酒,但只皱了皱眉,没有就此发表意见。Jake一口喝完,把杯子放在了稍远的地方。

 

为什么会有那种东西?难不成自己那个面瘫爹也喜欢吃甜点?Jake摇了摇头,想必是不喜欢才一直没开封吧。想到自己和父亲又多了个不同点Jake又不明所以地哼了一声,但苹果派让他心情变好了一些。

 

晚饭后没过一会儿Hart先生就困倦了,Leon给他做了一些基础的身体检查之后让他睡在了客房。那间屋子暂时还有点冷,不过Hart先生眼下倒也无所谓。知道这幢小屋不是什么安全屋,而是属于他父亲和Leon的“那种”安全屋之后,Jake毫不客气地打开了衣柜,把里面整齐套着防尘罩的黑色衣服摘下来窝到角落,挂上了自己在镇上随便买的休闲衬衣和外套。打开床头柜他看到了备用的墨镜,还有润滑剂和避孕套。Jake忍不住做了个鬼脸,小心地看了一下套子的尺寸,然后松了口气。嗯。

 

这里简直就是个墓穴,不知道里面还有多少陪葬品。Jake把东西塞回去,又忍不住拿过来看了看日期,过期了。Jake干脆把它们扔进了垃圾桶,从购物袋里取出自己买的放了进去。

 

卧室里除了这些就没有别的了,看来活得没有人气儿这一点Leon也是和Wesker学的。不过想想这里大概就只是他们用来幽会的地方,可能来去匆匆,也顾不上别的。Jake去楼下取来洗好又烘干的被子和床单铺好了床,看着这性冷淡风格的冷灰色调,Jake几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里暗暗盘算如果还有机会来这里,他一定要在床头柜上放一套颜色最鲜艳的俄罗斯套娃,气活他爸。

 

Leon还在洗澡,Jake百无聊赖地想起了Hart先生给他的号码。于是他用手机拨了出去,三声铃响后,一个沉稳的男声接听了,和Hart先生一样的英式语调:“你好?”

 

“呃,我找Lancelot。”Jake说。对方沉默了一下,“请稍等。”

 

Jake安静地等待,好一阵子话筒里并没有传来任何声音,等到轻微的啪嗒声后,一个年轻动听,但同样沉稳的女声回答了他,“你好?”

 

“Lancelot?”他有些狐疑地问。

 

“是的,我是。”年轻女人回答。

 

Jake挂了电话。按Hart先生的说法对方应该和自己一样是个年轻男人,这里面要么出了什么问题,要么Hart先生给错了号码,他决定明天去问问。脑海里虽然有个声音在建议他在问之前最好先问问Leon,但另一个声音告诉他没必要。

 

他瞒你的更多,不是吗?

 

Jake烦躁地把手机扔到一旁,浴室的门开了,沐浴露的香气暖暖地飘了出来,他回过头,看到一个裹着浴巾正在擦头发的Leon,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没有半路加入对方的沐浴。

 

“你去吧,或者等里面干燥一点……”这也是Leon又有点拘谨地说着话的原因了。他把头转回来,没有动,目光落到了半开的抽屉上,里面露着一半眼镜盒。Leon大概也看到了,特工小声叹了口气,坐到了他身旁。

 

“Jake,那套衣服……”Leon才说了一半就看到衣柜里被卷成一团的Wesker的衣服,一下顿住了,“总之,我应该先问过你。”

 

“问我也一样,”Jake有些闷闷地说,“这么说那些衣服确实是我老爸的了?”

 

“对。”

 

“这里是你们的爱情小窝?”

 

“……”Leon沉默了。

 

Jake摇了摇头,“算了,我也不知道我在介意什么,大概这件事你不管怎么做我都不会舒服。你不把衣服给Hart先生,我会觉得你对他也太念念不忘连套衣服都不舍得,你给了,我又觉得我老爸在你心里分量总该比这重一点。”

 

Leon没有说话,但试探性地将头靠在了Jake的肩上。Jake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绷紧的身体放松了下来,最终大度地搂住了Leon的肩膀。

 

“好啦,你爱我,我知道的。”



TBC

不出意外下章蛋总要杀过来了

****************************

没想到我会更新吧!

我也没想到= =

所以还会有人看么orz……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