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奶猫是奶王爷  

【授权翻译】第四十一年(作者:strangeandcharm)

之前看到有人推的,居然也有翻译的好开森!

javalorum:

第四十一年

原作: strangeandcharm

地狱里那四十年糟糕透顶,第四十一年怎么也会好点儿吧?

包含虐,温馨,甜腻和凝望星空情节。设定于第五季初的某个不特定时段。(原稿于2009年9月20日公布于LiveJournal。)

AO3: The Forty-First Year (Reimagined) by strangeandcharm

译稿: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987535


~ ~ ~

又不是Dean本来有更好的事要做,今天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他跟Sam聊了聊,Bobby也打来了电话。现在他正坐在宝贝的方向盘后面,想着假如把油门一踩到底的话,他的英帕拉是不是能超过前面那辆法拉利,好吓唬那个司机一下。他几乎有点想要这么做了,但就在他绷紧了脚腕肌肉准备踏下去的那一瞬间,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放弃了这个念头,烦躁地叹息一声。

是Castiel。这倒是个让人愉快的意外,距离他们上次见面已经有四个星期,Dean开始担心那天使是不是被他那些混蛋兄弟抓住了,或是遇到类似的厄运。

“我在66号公路上,”Castiel刚说了他的名字,他就立刻告诉他,“不过我保证我可没见识什么刺激【注】。前面有个卡车歇息站,我可以在那儿等你。”
【注】66号公路上的刺激(Get Your Kicks on Route 66)是一首40年代的流行歌曲。

“我不需要知道你在哪儿。”Castiel告诉他,Dean不知道是不是他想象,他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十分沙哑。“你必须来找我。”

“为什么?你迷路了吗?”

“不是。我被困住了。”

Dean冲着太阳皱起眉头:“Cas,究竟是怎么——”

但Castiel打断了他,他念了一个隔壁州的地址,随即挂上了电话。Dean瞪了手机半晌,充满疑惑,他不喜欢从他后脖颈传来的警惕感觉。Castiel失踪了好几个星期,然后打电话来说他被困住了?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下了高速公路,开进卡车歇息站,开始研究地图。

~ ~ ~

那是一栋十分普通的街道上的十分普通的房子。Dean不想让人看到他持枪走去开门,于是他等了一个小时,到天黑之后才过去。他对这件事有相当不好的预感,他不认为Castiel会主动引他进陷阱,但他有可能是被迫的。他在电话里声音很古怪,仿佛他正承受压力,或是别的什么,这让Dean不能不做最坏的打算。不过,他绝不会想过不来——Castiel要他来,Dean就会来。跟一个无数次救你性命、而你根本没可能回报恩情的人讨价还价是毫无意义的。

门是虚掩着的,这不是好兆头。Dean凝视着门缝后面的黑暗,缓缓推开了门。门没有发出任何响动,他悄无声息地走进了走廊,不过Castiel还是听到了他。

“这里。”他喊了一声,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干燥和撕裂。“快点儿,Dean!”

Dean并没有快点,他把头探进天使所在的屋子里,平举手枪。虽然他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但他下决心不让Castiel之外的任何人突袭他。他能看到家具都被推到墙边,给中间腾出大块空地,而Castiel正站在屋子正中,隐藏在阴影里。Dean张开嘴,还没说话,已经被天使打断了。

“切断那条线。”他嘶声说,用手指着Dean勉强在昏暗中看到的模糊痕迹。“你不切断它我就出不去。”

Dean看到在木地板上交错的黯淡线条,它们闪着湿漉漉的微光,他能闻到血腥味。不需要多少想象力他也能把这两条线索结合起来。“这是什么?”他问。

“给天使的圈套。”Castiel很快地告诉他,“Dean,你赶快做就是了!咱们得离开这里,他们可能还在监视。我认为他们已经走了,但我不想冒这个险。”

Dean没有问是谁,他能看出Castiel是真地想赶快离开。他用鞋抹开了离他最近的一条线,立刻就有了反应:屋里传来嗡地一声爆裂,Castiel朝前迈了一步,一只手撞上了他的肩膀……

……而他们正站在一片被夕阳的余晖映成金黄色的森林里,旁边有一条欢快流淌的小溪,随着他们的突然出现,一群小鸟被惊起,快速飞走了。Dean惊讶地望着四周,他想他们一定是在西海岸,因为那边时间要晚几个小时,而东部早已经黑天了。之后他就再没时间想别的,因为Castiel已经双腿一软倒了下去,Dean慌忙抱住他的身子,才没让他摔在地上。

他小心地将他放倒,当那天使的膝盖接触到布满松针的土地上时,他吃痛地惊叫一声,这让Dean吓了一跳。他开口正想提出那个最明显的问题,但现在在看清了他之后他已经得到了答案——Castiel显然一点都不好。他的脸上满是带血的伤痕,交错的红色从发际流过脸颊,一直延伸到脖子上,把衣领染得猩红。他没穿外套,胸口的一道道淋漓伤口让衬衫血迹斑斑。Dean望着Castiel捂住自己一条胳膊,显然是疼痛难忍地紧紧低着头。所有这些都不对头,完全不对头,因为他还从没见过那天使经历过如此的伤痛。

“他妈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质问,担忧和惊讶让他的声音低沉凝重。奇怪的是,他听起来就像他父亲。

“那些天使想要你的地址。”Castiel没有好气地粗声说,闭上了眼睛。当他没再说话的时候,Dean在他身旁蹲了下来。

“他们拷打你了是不是?”

Castiel的胸口起伏几次,仿佛在积攒力气让自己开口说话。“他们没下全力,他们指望等你来救我。”

Dean摔摔头,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等我……可我确实去救你了啊,他们没抓我。”

“他们放弃了。”Castiel的声音里带着恨意。他再次张开眼睛,示意Dean帮他挪到附近的一棵树旁。Dean笨拙地搂着他的腰抱他起来,尽量不让手指碰到他的伤口,然后把他放下,让他倚在树干上。Dean在他身边跪下来,Castiel把头仰靠在树干上,抬眼望着上方的枝桠。他的喉结上下跳动几次,然后他咽了一下,说:“他们肯定是认为你要是在一个月里都没来,那你就不会来了。”

“可这完全不对头啊,”Dean抗议地说,“要不是你今天打电话来,我根本不知道你在哪里。他们怎么会以为我会赶去救你呢,我甚至都不知道你遇上麻烦了?”

“他们想让我跟你对话,好让你告诉我你在哪里。我拒绝了。在那之后,他们其中一个假扮我,给你电话留言告诉你我在哪里。好在我把那通电话截断了,那个圈套的威力不像他们想象得那么大。”Castiel眯起眼睛,“幸亏我截断了那个电话,你刚才二话不说就跑来了。这样的事不能再发生,那很可能是个陷阱的。”

“咱们可以约好一个密码。”Dean建议说,明白他是对的。

“他们以为那通留言传过去了,”Castiel继续说,移动右臂让他疼得皱眉。“他们等了又等,但你就是没出现。三天前他们离开了。我一确定他们确实走了之后就给你打电话了。”

Dean低头看Castiel的手臂,那显然是断了,而且不止一处。他的面色苍白,现在Dean在近处观察,他能看到他全身打颤,皮肤上有一层冷汗。“你就是这个样子在那圈套里呆了整整一个月吗?”他问,觉得有一点恶心。

Castiel再次闭上眼睛,让树干支撑着他的头。“那消耗了我很多能量。”他承认说,“我需要一两个小时恢复。”

Dean没能忍住嗤鼻:“只要一两个小时吗?你的胳膊都碎成一片片了,Cas,你前胸简直像地狱猎狗在上面玩过拷打游戏。”

“所以才会需要那么久。”Castiel干脆地说,完全无视Dean的讽刺口吻。“这些伤都很重,而我的力气还在恢复中。”

Dean不说话了。他望着Castiel一动不动地坐在树基上,眼睛和嘴巴都闭得紧紧的。他看来是在集中精力修补那个根本不属于他的身体,他皱着眉头,呼吸过于急促。Dean想帮忙却又帮不上,于是他只能安静地坐在那里想事情。

Castiel就是这样过了整整几个星期,只因为他不肯告诉那些天使Dean的所在。

Dean不知道他应该怎样为这样的事道谢,但他决定试试。“喂,Cas?”

Castiel的眼睛眨着睁开,凝视着他。他看起来疲惫不堪。

“谢谢。”Dean说,把一只手放在同伴的膝盖上。据他所知这是他身上唯一没有伤痛的地方。Castiel的目光闪动,朝下看了他的手指,然后朝上看了他的脸。他的嘴角牵动,那样子只可能是一个笑容。然后他又闭上眼睛,朝后靠在树上。

Dean握了握他的膝盖,然后才放下手。他环视四周的森林,树很多,他听不到一点人类的声音——没有汽车、飞机或是音乐。他们远离人烟,太阳已经开始在天空落下,彩霞之下,红色的树干仿佛在燃烧。高天里的某处,一只老鹰叫了一声,他能听到头顶树叶中间,松鼠在嘁嘁喳喳地互相对话。这里很美,不过现在Dean能想到的只有一件事。

“Cas,等你好一点儿之后,你会回去把我的车带回来是不是?”

Castiel对此不予置评。

~ ~ ~

当夜幕在同一晚上第二次为他降临时,Dean背靠着一棵大树,在初升起的月亮光亮下打量着Castiel。那天使已经整整一小时毫无动静了,他的表情丝毫没有放松,仍然微微皱着眉,神色紧张而且痛苦。Dean已经有好几次想再跟他聊天,可他觉得不应该打扰他。他现在无聊至极,但除了等待他什么也做不了。于是他只有等待。

过了一会儿,他掏出手机想给Sam打电话。他在芝加哥的某处,也许现在还没睡觉。但他随即发现没有信号。何况他今天已经跟他通过话了,他还不想把那小子给逼疯了。他失望而悲痛地瞪了手机一会儿,然后把它塞回口袋。

今天实在一点也不是他预计的一天。但话又说回来,哪一天又是呢?

“这里很安全。”Castiel突然开口,让毫无准备的Dean大吃一惊,心脏咚咚地仿佛要跳出腔子。他转头去看他,发现Castiel的眼睛已经睁开了。

“那很好。”Dean回答,一边镇定自己。“不过我早就估计这里是安全的。”

“你好像有点儿焦躁,我以为你是在担心。”

Dean笑了,抓了抓自己的下巴。“是啊,嗯,也许‘无聊’要比‘焦躁’更多一点吧。”

Castiel没有出声,但他继续凝视着。Dean从来也不喜欢他这样的凝视,就好像那天使的目光能刺穿他整个人,切开了Dean脸皮下掩藏的胡诌八扯与虚张声势,然后从另一面冒出来似的。太诡异了。他凝视回去,然后他意识到什么,皱起眉头:“喂,你在打战。”

Castiel低头看看,挪动了一下地上的双腿。“正如我之前说的,那卷套让我虚弱。”

Dean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太阳落下之后气温已经降低了,但这里还没有冷到不让他脱下外套盖在Castiel身上的程度。他做这件事的时候觉得有点傻气——要命,就好像Castiel需要外衣似的——然而他得到的回视目光里,既有意外,也有感激。

“谢谢你,”Castiel说,“这很有用。”

“那你现在离完全恢复还有多久?你说只要一两个小时的。”

“事实证明这要比我预计的困难。”Castiel发出的声音几乎像是叹息,但还不完全是。“不过,我们不会在这里呆一晚上的,这点我很肯定。”

“啊,这是好消息。”Dean坐回到干燥的土地上,吸吸鼻子。他看看手表--八点钟。他现在本可以在某个酒吧喝得烂醉,然后寻找可以共度一夜的人的。然而,不为什么,今天的他一点也没有庆祝的心情。

“你应该睡一会。”Castiel告诉他,声音里几乎带着关切。“会让时间过得快一点。”

“才不啦,”Dean拉回思绪,脸上的笑容他估计Castiel在黑暗中看不到。“对我来说还太早点,尤其现在咱们在用西海岸时间。我可以给你做伴,你想说话吗,还是你需要集中精力治愈你自己?这到底是瓦肯人(星际迷航)的‘心灵控制物质’形式呢,还是原力(星球大战)?”

Castiel安静了一会。“这只是……我。”他最后说,有一点疑惑。

“可不是。”Dean忍着笑点了点头,因为在多半时间Castiel是真地不明白Dean引用的词句,而他的一无所知让他觉得很好玩。“那么,咱们那些可爱的天使老友们在囚禁你时说了什么没有?他们打算干什么?”

“他们什么都没说。他们只想知道你的所在。”

Dean想象要是被Zachariah抓到之后的景象,打了个哆嗦,“我很高兴保持隐形状态,谢天谢地。”

他们安静下来,但并不是尴尬的安静。Dean仰视着枝叶中间露出来的星空,赞叹地意识到他能看到很多。这总是让他觉得惊讶,当你离开城镇的喧嚣,只要你肯抬头看天,天上总是布满了那么多的星星。

“天堂就在那里吧?”他轻声问。

Castiel也抬起头。“从某种意义上说。”

“那是什么意思?”

“它不是真地存在于任何地方,但它也是无所不在的。这很难解释。”

Dean摇摇头,“你的拿手戏就是诡秘晦涩,是不是?”

“我尽力而为。”

Castiel毫无表情地回答,跟以往一样,Dean分不清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他叹了口气,用一只手揉揉双眼。“好吧,假如天堂即是无处不在又不在任何地方,那地狱又在哪里?”

“一样。”

“要是它们从理论上来说都是无所不在的,那我们为什么会抬头看天堂,低头看地狱呢?”

Castiel停了一会儿,思索着,“我不知道,”他承认说,“不过你们不是喜欢想象天堂是在星星中间的吗?”

Dean点点头,有些道理。他再次抬头,正好看到一颗流星划过天际,然后他呼出一口气,宣布说:“今天是我生日。”

“哦,”Castiel顿了一顿,然后慢慢地说,“生日快乐,Dean。”

“我以为你早知道的,你既然有那么多超能力的。”Dean无法忍住不取笑他,“你本可以送张贺卡来的呀,选张粗鲁的,最好是带光屁股美人的。还有蛋糕,带好多杏仁蛋白膏的。”

“假如我不是整个月都坐在血魔符里的话,我肯定会特意为你烤一个的。”Castiel干巴巴地指出。

Dean笑了,“我肯定你会烤一个完美的蛋糕的,Cas,又松又软加奶油心的。我都能想象你穿着围裙的样子。”

“我恐怕没有专门研究过烘烤,”Castiel说,他语气里的严肃是那么滑稽,Dean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他才意识到他声音的转变,因为Castiel嗓子已经不再干哑,他兴高采烈地望着他。

“你声音听起来好多了。”

“我感觉好多了。很快就会完全恢复了。”

“看来毕竟还是没有花一整晚啊,就跟你说的一样。”

“是的。”Castiel在Dean的外套下面动了动身子,“对不起我破坏了你的生日,Dean。”

Dean哼了一声,摇摇头,“什么?你当真吗?你以为跟你在森林里坐俩小时是坏生日吗?我在地狱里过了四十个生日呢,Cas。这一个已经很棒了。”

Castiel似乎考虑了一下,才回答说:“但你没跟你弟弟在一起。”

Dean耸耸肩膀,“我跟他通过话了呀。他现在很好,他没送礼物,但是电邮给我一些极其优秀的黄色网站。”

“他做的……呃,他做的很好。”

Castiel的犹豫让Dean的笑容更大了。“据我猜天使是没有生日的?”他问。

“除了上帝我们不会为任何别的事情庆祝。”Castiel不无骄傲地回答。

“是啊是啊,”Dean想了一会儿,“你们庆祝圣诞吗?那可是天底下最大的生日呢。”

“圣诞节不是圣子的真正生日。”

“是,我知道。既然没人好心地把他生日记在圣经上,我们只好从别处找个日子来呀。那他究竟是哪天出生的呢?”

意外地,Castiel讽刺地笑了一声,“1月24日。”

Dean惊讶地冲他眨着眼睛,“哦,”他说,“真的?今天?啊……我看你应该先给他烤个蛋糕再做我的。他要更重要一点儿。”

“我不认为他对杏仁蛋白膏有特殊的偏爱。”Castiel用双手把Dean的外衣从自己胸前拿开,举起来还给他。“谢谢你,我现在已经用不着它了。”

Dean穿上外衣。它上面带着Castiel的气味,而这十分奇怪,因为他还从未留意过他有气味。他不能确定那是什么味道,但它很好闻。“你胳膊怎样了?”他问。

Castiel伸出手臂,舒展一下。他握了几次手腕,然后站了起来。月光照在他胸前,他全身已经没有一点血迹,他的衬衫干干净净,完整无缺,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我已经痊愈了。”Castiel宣布说,口气里似乎有着过分的欣慰。“你想让我送你去哪儿?”

Dean站起来,把腿上的松针掸掉。“回我车那里。”

“太危险了,那些天使现在已经知道我逃出去了。我会把车带给你的。”

Dean的脑子出现一个景象,Castiel像超人似地用一只手高举着汽车在天上飞行。“呃,好吧。谢谢了。我想你把我放到旅馆外头就好了,等你的时候我就去订一个房间。”

“这个主意很明智。”Castiel环视了四周的森林,然后把目光定在Dean身上,“这里很宁静。我喜欢。”

“哎,是你说天堂是无处不在的。”Dean耸耸肩,“看来咱们是找到了它的一角。”

Castiel的神色变得冷峻。“假如我们无法打败路西法,这个地方将不复存在。”

Dean叹息一声,“是,多谢你提醒。你还真会打击我的生日热情啊,老兄。”

Castiel的手碰了他的胳膊,天堂被落在他们身后。

~ ~ ~

旅馆没有丝毫特别,跟Dean在多年间停留过的千万间旅馆毫无二致,直到他订了房间,站在淋浴底下洗澡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无所谓,反正这里远离那些天使,这才是最重要的。他信任Castiel能送他到安全的地方,他现在比任何时候都信任Castiel能照顾好他。

他冲洗掉了松针和泥土的气味,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一会,用手擦掉镜面上的水汽。他看起来很疲倦,筋疲力尽。他已经很久没睡个好觉,他不记得上一次吃健康的食物是在何时。何况他现在已经比以前老了一岁:年龄总是追得上你的。

他尽力想忘记他其实要比自己感觉的还要老四十岁,然后用毛巾擦干了头发。

当Dean回到屋里之后,他看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床上放着的蛋糕。那是一个小布熊形状的蛋糕,上面满是五颜六色的杏仁蛋白膏,在明艳得恶俗的床罩上面格外地明艳而恶俗。这恐怕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愚蠢的蛋糕,他一边打开它旁边床上放着的生日卡,一边已经忍不住哈哈大笑。

卡片上没有签名,但很明显它是来自何人。Dean看到上面毛茸茸的猫咪又笑了一会儿,想象着Castiel走进商店,在粗鲁的卡片前面留连一会儿,但终于还是没有勇气而转去买可爱的卡片。他弯腰把小布熊的杏仁蛋白膏领结掰了下来,然后若有所思地咬下了一角。它的味道好极了,远比没有蛋糕好,而他根本没有指望得到蛋糕。

“怎么,没蜡烛吗?”他对空荡荡的屋子说,不过他肯定Castiel不会听到。

他一边嚼着,一边走到窗口寻找他的车,可他看不到。Castiel来过了——他难道没带着英帕拉一起来吗?Dean忽然不安起来,他套上牛仔裤,打开房门,光着脚就跑到了停车场上,冰冷的沥青路面让他难受得呲牙咧嘴。他瞪大眼睛环视四周,正在感到越来越焦急……然而他很快就发现了他的车子,正安安稳稳地停在一盏路灯下面。

“Cas,好样的。”他快乐地感叹一声,转身想回房间。

他的弟弟正目瞪口呆地站在他身后。

“你他妈的怎么会在这里?”Sam问,脸上的表情交织着讶异与喜出望外。

Dean也惊讶得合不拢嘴,“我……我是在芝加哥?”

“你以为你在哪儿?”Sam皱起眉头,然后他的眉毛又扬了起来,“Cas送你来的是不是?为了庆祝你生日?”

“那个混蛋。”Dean吐口气说,终于想明白了,“他可不就是这么做的吗。”

Sam咧开嘴笑起来,大得几乎有点怕人了。“这可真够酷的,生日快乐,老兄。”

Dean伸手过去,把Sam拉进怀里拥抱了一下,他弟弟也高兴地抱他。“那个混蛋,”当Sam在他耳边哈哈笑起来的时候,他又说了一遍,“看来这个生日还真不太糟糕。”

~ ~ ~

评论

热度(47)

  1. 不是奶猫是奶王爷javalorum 转载了此文字
    之前看到有人推的,居然也有翻译的好开森!
  2. PureBrightnessjavalorum 转载了此文字
    哎呀太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