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奶猫是奶王爷  

枪与白兰地 2 (eggsy/harry,jake/leon)

Harry不由得松了手,放开了Jake,但Jake没有。年轻人突然抓住他的手腕,身体逐渐逼近了他。这时他才知道之前为什么谁都没把他的威胁当回事,因为Jake的手犹如铁钳,没有丝毫撼动的可能。Harry皱起眉,不相信会和对方力量悬殊到这种地步,只希望自己不过是刚刚苏醒的一时虚弱。

 

“你在做什么?”Harry不动声色地尽量向后缩,却扬起了下颌,并不示弱。

 

“别吵。”Jake嘘声说道,皱着眉头闭上眼睛,像是要从他身上感觉到什么。Harry忍不住看了眼前面坐着的特工,Leon却低头摆弄着手机,显得并不在意。

 

“方便的话,能不能告诉我这个世界是怎么个混乱法?”Harry向Leon发问,“以及能不能让这只小狼狗别闻我?”

 

Leon回过了头,“Jake,我之前看过临床资料,他没有被感染。”

 

“那肯定是没有及时更新。”Jake哼了一声,松开了Harry,手掌在Harry手腕上留下了明显的淤青。“他有G的味道。”

 

“不可能。”Harry听到自己的声音和Leon一同响起。Jake露出坏笑,捏着Harry的胳膊抬起了他纤细的手腕。“我可不会出错。”

 

淤青无影无踪,只有皮肤那看似脆弱的苍白,连Harry自己都愣了一会儿。一时间除了螺旋桨的轰鸣声,可怕的沉默降临在舱室。Leon扶住额头,肩膀垮了下来。“欢迎加入俱乐部。”

 

“我感染了G病毒?”Harry难以置信地问,“不可能,G病毒的宿主会变成……我还能保持理智多久?”

 

“别紧张,”Jake说,“我猜他们给你用的病毒类型和Sherry一样,而你现在都没发疯说明已经完美继承了。”

 

“会有什么结果?”Harry同时在脑中搜寻着有关病毒武器的记忆。James的声音就这样毫无预警地冒了出来。

 

Harry,你看,这是被G病毒感染之后的尸体。这是宿主不同时期的不同形态,这些可是绝密的资料。

 

与James动听的声音形成反差的是画面的惨烈程度,Harry看着照片上那些犹如科幻电影里才会出现的丧尸和怪物,发现自己就像看恐怖片一样又恶心又无法移开目光。“这就是98年浣熊镇被夷平的原因?”

 

对。James说,对,Harry,如果没有加入Kingsman,这说不定也有我的一份功劳。

 

“你不用再怕受伤了。”Leon柔和地说着,叹了口气,举起了自己的手机。Harry注意到那块芯片已经插在了智能手机上,他的目光停留在手机屏幕上时,发现那是自己头上缠着满是血的纱布,昏迷不醒的样子。“而且你的旧伤现在应该也都看不到了。”

 

Harry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看纱布渗血的位置,他在左额上应该有很大的伤口才对,可那里只有平滑的肌肤。可那个伤口是怎么造成的?是因为Arnold教授头部突如其来的爆炸?然而比起这些,他还是无法相信自己感染了G病毒——不,用Jake的说法是,完美继承了它。

 

“我们快到了。”Leon说着轻轻咳了一声,Jake马上要脱外套,Leon向他摇了摇头。Harry这才注意到脚下的山林间还有些地方残留着皑皑白雪,而自己竟然并没有感到寒冷。

 

我变成了什么?

 

“只有刚开始会这样。”Jake好像猜到了他的想法,“过两天你就会正常地感到寒冷和疼痛,G病毒能让你快速自愈,却不会剥夺你正常的感觉。”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Harry望向年轻人清澈的蓝色眼睛,猜测也许是从Leon手里得来的情报。知道DSO组织存在的人不多,它是一个由美国总统直接领导的反生化恐怖主义组织,但Harry恰巧有个很强大的情报网。

 

或者说James。

 

“你没听Leon说吗?你现在和我们是一样的了。”

 

“Jake。”Leon打断了年轻人,Jake耸了耸肩,“算了,等Leon觉得合适的时候再告诉你。”

 

如果Leon感到了难堪,表情也被他过长的前发遮住了。Harry试图判断这里是什么地方,可是他只看到了一片湖,以及越来越近的湖边小屋。路上他本来有机会观察一下,可是注意力都被别的事占据了。

 

“抱歉,我只是不知道现在有谁可以相信。”Leon在直升机停稳后说道,“虽然我对你有种直觉……不过不要担心,这里很安全,除了我们三个没人知道,连我的情报官也以为我在另一个地方。”

 

Harry警觉地眯起了眼睛。“三个人?”

 

“哦,”Leon露出了然却复杂的微笑,拍了拍飞行员的肩膀,“Mike。”

 

Mike回过了头,Harry睁大了眼睛,惊讶地抽了口气。Mike的眼睛像玻璃球一样透明,却没有丝毫生命的气息。James给他看过的照片瞬间又跳了出来,Harry在Mike向他歪了歪头时努力镇定。“他是……他是丧尸?”

 

“是的。”Leon毫无顾忌地把发出气声向Harry靠近的Mike搂在怀里,安抚似的摸了摸他的背。“因为宿主亲和的关系,他可能会想靠近你,别害怕,他不会做什么的。”

 

“你居然让丧尸开飞机?”

 

Jake爆发出了一阵大笑,“没错,宁可丧尸开,也别让Leon开,这是真理。”

 

Leon望着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我们进屋去。”

 

和外表看起来不同,木屋内部竟然看起来十分舒适和现代,并不是想象中的旧式乡村风格。进门是带着壁炉的小客厅,里间是餐厅和厨房,沿着门口的楼梯上去想必是两间卧室,所有的电器都看起来很新,应该不久前还有人前来维护过房屋,使它并没有久无人住的尘土飞扬。

 

“我要不直接背他去客房?”Jake说,“哪间是?”

 

“我可以下来。”Harry说,他不是不能走,只是不想光脚踩外面那布满落叶看起来不怎么干净的潮湿土地,所以在Jake示意要背他时就也没有拒绝。

 

“靠外的,”Leon说,“Hart先生,你可以沐浴和休息,这里的水电都是独立的,不受外界影响。”

 

“叫我Harry。”对于Leon叫出自己名字一事,他会搞清楚到底是通过DSO,还是芯片里的资料。“冒昧,可否为我准备得体的衣服?”

 

“我会放在浴室门口。”Leon说。Jake颠了他一下,迈开长腿向楼上走去。

 

“你好软啊,”Jake说。

 

“软?”Harry有些狐疑地看着年轻人的侧脸。

 

“柔和?差不多这意思,但我知道你其实很致命。”Jake说,“无所谓,我挺喜欢你的。”

 

“抱歉我暂时还不能这么回应你,”Harry答道,但平心而论,他也不讨厌这个看似草莽的年轻人。他甚至觉得这家伙有点像Eggsy,看似放纵不羁,心底却有一份稳稳的忠诚。

 

他得想办法联系Eggsy,还有Merlin。

 

“你和Leon挺像的,”Jake推开客房的门,把他放在床上,“我不是说你们的长相,只是第一眼看到你时,我觉得好像看到了你这个年纪的Leon。”

 

Harry想起了还在研究所里时Jake对Leon那个突如其来的拥抱。

 

“你们看起来都是那种会为信念而死的类型,”Jake挠了挠短发,“真怕被你们传染。”

 

“我有个和你一样大的朋友,”Harry看着年轻人,缓慢地开口。“恐怕他现在担心我,就像如果Leon失踪,你会担心Leon的程度一样。”

 

“你……”Jake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倒抽了口气。“我可是21岁,你……和我一样大的……?”

 

“嗯。”Harry点点头,决定让Jake将误会进行下去。

 

“我们……差十五岁,Leon就纠结得要死了。”Jake嗤笑了一声,“我可等不及你和他就这事儿聊聊了。对了,你的朋友叫什么?”

 

“E……Lancelot。”Harry停顿了一下,“他叫Lancelot。”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