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奶猫是奶王爷  

了不起的切斯特爸爸 2 (ArthurXHarry)

话是这么说,但当Chester认为Harry应该和自己回家时,Harry倒没有表示什么反对。Harry要维护的是自己成年人的自尊,并不会无视身体的生理状况。

 

而且他也有好久都没去过Chester的家了,上一次还是最终考核之前的那24小时。他抱着自己的泡菜先生……

 

“Chester!我要回家!”Harry突然大叫起来。Chester正为他终于不为不能喝酒而抗议不休松一口气,不由得揉了揉额头。“我们说好了……”

 

“不是,是泡菜先生!”Harry拉住了Chester的袖子,“泡菜先生没有饭饭吃了!”

 

Chester眯起眼睛看着他。

 

“好吧,我得回去一趟给它开个罐头,放它出去顺便给它捡屎。”Harry耸了耸肩,“鉴于我现在的体型,遛狗的任务可能得交给你,它一出门就跑得飞起。”

 

“我从不遛狗。”Chester抱起了手臂,“现在已经十一点了,我让Lancelot去你家照顾泡菜先生,你该睡觉了。”

 

“不要James,要Percy……percivale。”Harry坚持道,“James会拐走泡菜先生的。”

 

Chester分辨了一下这到底是抬杠还是小Harry真这么想,然后呼叫了Lancelot。“James,拐走泡菜先生,你得照顾它一段时间了。”

 

“哦,多久?”James懒懒的声音突然听起来充满了喜悦。

 

“不定期。”

 

“没问题,我现在就去。”

 

通话结束,Chester看着座椅上一脸震惊的Harry,耸了耸肩,“你知道这样最好。”

 

是啊,他自己都还需要人照顾,泡菜先生当然也托付给别人比较好,尤其是喜欢泡菜先生的人。但正因如此他才不想要James照顾嘛,万一泡菜先生也喜欢James怎么办!Harry把小手臂抱在胸前,脑子里只想把始作俑者的Dellamorte打个稀巴烂。

 

Chester的家到了,和印象里一样一股“我华丽但是我超级低调有品”的味道,和Chester在家族里的房子一样。Harry想起了自己还小的时候曾经去过,那时候他还很喜欢Chester这个笑起来云淡风轻的小哥哥,不会因为他是小孩子就嫌他烦,当然他那时也很乖就是了。

 

嗯?为什么要说那时?

 

Chester把他放在了地毯上。羊毛有一点点扎,他蜷缩起脚趾,有些陌生地看着自己豌豆大的小脚趾头。这种感觉二十年不曾有过了吧,觉得屋子好大,沙发和桌子都好高。而Chester也高大得不像话了,站着的话他好难看到Chester的脸和表情,虽然好像也有好一阵子没有仔细看过Chester了。他看到了印象中很舒服的沙发,最终考核前的那天夜里他趴在沙发上,故意晃悠着腿,心里想着才不用Chester教自己做一位绅士,虽然他对Chester墙上的太阳报标题都十分、十分感兴趣,也正是这些标题和它们所代表的真正事件让他印象中的Chester愈发模糊。

 

说好了要带我去骑马的,说好了要给我写信,说好了生日时会回来,说好了成年时一起喝他的第一杯酒。Harry走到书房门口,有些焦躁地看着又打开了电脑忙起了任务的Chester。“Chester。”

 

“嗯?”Chester头也没回,“客房是你的,备用牙刷你还记得在哪吧?”

 

“我想吃橘子。”

 

Chester这次回过了头,“有苹果和奇异果。”

 

“但是我想吃橘子。”Harry半个身体倚在门框上,咬着自己的睡衣袖子说。Chester叹了口气,站起来走进了厨房,然后倒了杯牛奶递给Harry。“喝了去睡觉。”

 

“橘子……”

 

Chester揉了一把他的脑袋,“你从来就不爱吃橘子,你又闹觉了。”

 

闹觉?难怪了。Harry都没想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想吃这种不爱吃的水果。他抱着牛奶杯子喝了起来,喝得很慢很慢。虽然他是成年人没错,但是变成这样之后,他说不上来的想呆在Chester身边,也许是天然的寻求安全感吧。这么想之后他安心了一些,喝完牛奶把杯子还给Chester,然后乖乖地去了盥洗室。

 

恶……牙膏味儿差点让他吐了出来,平时完全不会觉得这么牙膏味道这么恶心啊。Harry忍耐着刷完了牙齿,觉得明天一定要提醒Chester买儿童牙膏和牙刷,不然早上他一定会被这味道刺激得一直干呕。刷完牙他去了客房,打开门就感到一股冷冰冰黑漆漆的味道,大概是鲜有客人的原因吧,几乎感觉不到什么人气。Harry摸了摸床,觉得很凉,他爬上床自己盖好被子,看着陌生的天花板,觉得又困又睡不着。

 

“Chester……”他小声地叫道,完全没想过对方能听见的,可Chester却出现在了门口。“你叫我?”

 

“我……嗯是的,”Harry有些欣喜地爬起来,“我想看会书再睡。”

 

“你要看什么?《资本论》还是《彼得兔》?”Chester露出了揶揄的笑容。Harry撅起了嘴唇,“当然不是《彼得兔》!”

 

但也不要《资本论》啦!Chester看出了那小脸上言不由衷的模样,把穿着睡衣的小身体抱起来走进书房,“要看什么自己选。”

 

“嗯。”Harry的小手指在书脊上一本本摸过去,过了一会儿,Chester觉得肩膀微微一沉,那个卷毛小脑袋已经依偎在了他的颈窝里,呼吸声也变得均匀。折腾鬼,Chester轻轻拍了拍Harry的背,自己说不要把他当小孩看,但……Chester已经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13岁了。

 

乖了,小绵羊,你咩一声我就让你坐我腿上,还给你讲故事。

 

Chester的嘴角忍不住勾起笑意,那个暑假之后Hart夫妇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他们的小宝贝一直咩咩叫吧。他把Harry抱回客房,小心地放回床上。和浴缸一样,床太大,小Harry的身体缩在里面显得更小了,而且四周空空荡荡的,Chester觉得应该弄个兔兔之类的让Harry抱着一起睡才像话,但这会儿上哪去找什么兔兔。

 

“明天早上你要敢嘲笑我我就打你屁股,”Chester轻声说着,用一个枕套做了个大型布老鼠,然后塞进了被窝。Harry虽然还在梦里,但感到布老鼠的存在之后马上伸出小手臂搂进了怀里,发出了好像挺安心的哼唧。

 

好吧,晚安。Chester低头亲了一下Harry光洁的额头,忍住了再亲一下小脸蛋的冲动。



*******************

决定彻底无视一切时间设定

骑士们都在

24岁的Harry最小嗯

哦小绵羊

2015-07-30 评论-8 热度-15 kingsmanchester kingharry hartArthurGalahad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