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奶猫是奶王爷  

完美关系 第三章 (James/Harry)

虽然犹豫和不忍,虽然那一声声爱你还言犹在耳,Harry还是说出了不得不说的话。

 

“提高阈值?”James狐疑地重复,他的手里还拿着浴棉,浴棉还停留在Harry的手臂上。很快年轻的骑士就明白了这几个字带来的信息量。“阈值。”James的声音低沉下来,自顾自地重复,垂下眼睛无意识地盯着一块地砖。Harry微微皱起眉,错开了脸,他比原本以为的还要没有办法看着年轻人此刻露出来的神情。这不是测试,倒不如说是训练的一种。

 

“总会有第一次,”Harry知道对方只要听半句就懂了,不消多言。他可以把整件事说得更加公事公办一点,但他没有这样。浴缸里的水开始变凉,Harry选了不好的时机说出真相。如果可以重来,他至少要等到洗完澡,着装整齐,准备离开的时候才开口。可James眼里的浓情让他无法继续心安理得地享受年轻人殷勤的服侍,他期待James现在就扔下浴棉,站起来转身而去。以后Lancelot在任务中总会碰到诱人的Omega,这也是每个年轻的Alpha都会遇到的问题,除了抑制剂,就只能提高他们对Omega气息刺激强度的耐受力。可James只是默默停顿了一下,又继续温柔地擦拭他的身体,他示意停下,James却装作没有看见。“你也是当初参加反抗运动的Omega之一?”

 

“是。”

 

这就解释了他为何不会怀孕也不会被永久标记。James表情没有太大变化,眼里却闪过道不明的情愫。Harry觉得谈话该结束了,到这里他的任务已经完成,Lancelot知道他是可以在需要时提供这方面——提高性阈值——帮助的人,年轻气盛的Alpha也许会赌气去找别的途径,也许会故意对他纠缠不休,放开天生的冲动好胜有意地欺负他,在独处时用信息素逼得他喘不过气,不管是哪种他都有准备,无论心理还是生理。他从浴缸里站起来,拒绝了James想要把他抱起来的动作,自己扶着墙跨出了浴缸。James无言地举起一块宽大柔软的浴巾把他包在手臂间,身体从背后贴上了他。

 

“Lancelot……”

 

“我应该是在爆炸时推开你的人。”James的脸埋在他的后颈。Harry听出了那声音里不详的变调,诧异地回过头,可Lancelot已经调整了神情,向他露出客套的微笑。“你要是想留下来休息,客房是你的。”

 

他在赶我走。Harry想,什么阈值,大错特错。但仍是必须的。那也不是什么第一次近距离接触Omega的失控,根本不是。

 

真的不是?Harry感到夜晚的凉意沁入他的皮肤,更凉的是他对James有了可怕的期待。不,这不可能。一时的迷恋终会消散,即便是之前那对他爱意满溢的James也不可能接受他真实的一面。当然那也不能说是爱意,那只是一个初次和Omega在一起的昏了头的Alpha。现在不像以前,James这样的孩子在成年之前就有Omega玩伴,他会习惯Omega的存在,在需要的时候清醒而理智地挑选自己的伴侣,就像……

 

永远别信Alpha在做爱时说的话。Harry打断了自己的回忆,也向Lancelot点了点头,“我该回去了。”

 

带着满身James的气息。

 

这也是计划之一,顺手的事,带着Alpha的气息,藏好自己的,正好对付他手头上的另一个任务。James静静地看了他一会,直到两个人都感到了尴尬。Lancelot咳嗽了一声,转身离开,“抱歉,备用衣服在哪你应该知道,我不打搅了。”

 

“我知道。”Harry回答,“谢谢你。”

 

后一句让James的脚步停顿了一下,接着没有犹豫地继续走上楼。阈值是吗?James揉了揉眼睛,努力回忆着Arthur平静威严的面容,让那稳定如山的话语进入脑中,让自己感到专业一点。“留心吧,Lancelot。”

 

留心些。James冷静了下来,后悔对Harry说出了那句爆炸的话,他不该说出来,以后这种话都不能说出口,这让他暴露了多大的软肋,即便是对可以信赖的同事也不可以。Harry知道了他那略微动摇的自信,Harry……

 

他听到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Galahad离开了,可Harry的气息还在他的四周久久萦绕。今夜注定不眠,他干脆使用Kingsman的网络查找起了资料。Omega的反抗运动可以说自打他记事前就开始了,他们一开始还只是抗议,在街上结队游走,呼吁自己应有的权利,呐喊结束不公平的对待。但大部分Omega很快遭到了严厉的禁足,少数逃离了自己Alpha的Omega也失去了保护,几乎都死在了阴暗的角落,带着满身伤痕。这之后Omega们蛰伏了起来,似乎知道了没有办法同这个世界讲道理而认命了。在Alpha放松了警惕之后,Omega里的极端派开始了第二步,他们不再逃离,反而举起手里能够着的任何算是武器的东西,杀起了他们的Alpha。

 

不少人还杀了他们的孩子。

 

James深深地吸了口气,这些资料外界已经很少看到,大部分都被销毁或封存。他看着那一个个被杀的Alpha以及孩子的名字,脑子里想着Harry。那时只有二十几岁的Harry是不是也做了这样的事?二十几岁的Harry,还没有这般训练有素,像所有柔美脆弱的Omega一样,也曾经住在花园里,天真地享受锦衣玉食,练习着如何讨人喜欢,期待着未来Alpha配偶的宠爱,娇笑着谈论以后要生多少个孩子。

 

James摇摇头,不,不要想这些,这些没用。那些杀了人的Omega发现并没有如同想象般地造成Alpha足够的恐慌,也没有被执行死刑。他们受到更加严酷的禁锢,转手他人,继续不情愿地生出更多孩子,只是所受待遇不如往常。第三次反抗酝酿的时间最久,也最聪明。Omega们联合了Beta,终于摸清了这个系统中真正的要害。这一次他们选择残害自己。

 

现在已经看不到他们当时所用的“手电筒”了,James搜寻着图片,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张。它看起来确实像一个普通的大号手电筒,然而实际上是一种小型的脉冲式激光装置,由Beta中的能工巧匠制造,便于隐藏,操作简单,让即便是备受监视的Omega也能拿到手,然后找机会破坏自己的部分内生殖器。

 

那年他十五岁,在睡梦中突然听到父亲惊恐而愤怒的吼声和母亲凄厉而快意的狂笑。他跑出卧室,看到父亲赤身裸体地冲出来,暴露的性器上一片血红,对他吼了句回房间去,抄起一把炉钩再次冲进卧室。他没有回房间,而是去了父亲的书房,找出了枪。

 

James闭上眼睛,决定去给自己倒杯酒。他从酒柜里挑了瓶有年份的红酒,将红宝石般的液体缓缓注入滗酒器,吸入微酸的香气。他想打电话给母亲或者曾经的朋友,但他的心事没有办法对任何人说出口,所能做的只有晃动瓶身,把酒液倒进酒杯,小酌着成为Kingsman的孤独。不同于之前训练时应接不暇的刺激和满腔热血的理想,这一夜之后面临的只有生死考验。想到这里他反而平静下来,心境如同洒在前廊上的幽冷月光。他有了想法,在脑中拟定了接下来要采取的行动和要见的人,情报将是之后的第一要素。虽然初期他更有可能是在任务中做某位资深骑士的Wingman,但也不能不未雨绸缪。

 

可是Harry……

 

James捏紧了酒杯。他不能去想象Harry曾经经历的事情,他只要知道Galahad是优秀而富有经验的骑士。他也不能再去想Harry当初更加属意死去的Lee Unwin,不能去想在看到活着的是他时Harry眼里的那一抹转瞬即逝的失望。他不需要Galahad的认可,他是Lancelot。

 

但他还是想知道Harry回去以后会怎样,此刻有没有安稳入睡,以及有没有那么一丝丝可能想起他。

 

 


2015-07-20 评论-12 热度-14 kingsmanlancelotharry hart
 

评论(1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