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奶猫是奶王爷  

五年前,有一天,朋友跟我说她一个同事家里来了只猫,怀着孕自己跑上门来,生了一窝五只小猫,这才刚一周,那位同事就得出差二十天,问我能不能去帮忙照顾。

当然可以,我自由职业,何况又离得近,走个二十分钟便到,于是拿了门钥匙一天两次地过去喂。母猫一直是流浪的,生了几个小猫崽之后瘦得就像一股烟,当初想必也是求生欲让她铤而走险跑进了陌生人的家,奶水自然是缺的,几个崽子也先天不足,只有老大体型还行,最小的那只我走时它都只长到大哥的一半,还是我天天给加喂舒化奶的结果。

但是,真可爱啊,一周大的小猫崽,五只,什么概念,心都要化成水流进血管扩散到四肢百骸。我最喜欢其中一只小黑狸花,第一眼就爱上了它,虽然当时它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可我觉得它根本不是猫,它就是天使。它只会躺在那里,闭着眼睛吃奶,闭着眼睛笨拙打滚,闭着眼睛打呵欠露出粉嫩的小嘴和舌头,闭着眼睛伸懒腰,连指甲都软软的小爪子踩在兄弟姐妹身上,然后又搂上去,嘴角的弧度仿佛总在微笑。

我当时就决定要它,等它断奶我就带它回家。慢慢地它睁开眼睛,蓝膜未褪,不知道以后到底会是什么颜色,走路摇摇摆摆,小腿儿似乎还支撑不起身体的重量只好向外撇得像只小乌龟,身上还是满身胎毛,细细的,黄毛丫头的那种稀疏,却也不顺,东倒西歪地支愣,尖尖的小尾巴竖得像支靠旗,仿佛走到哪儿都要随时开戏,配上一不高兴就高高举起的小爪,唱:黑夜之间破曹阵,主公不见天已明……

然后朋友的同事回来了,我交还钥匙,说好等小猫到一个半月快俩月时我接小黑狸走,其他的看着送人。

没想到一周后,朋友跟我说,“小黑狸没了。”

“什么没了?”

“就是死了。”

到今天想起这件事来,难受的程度比起当初还是弱不下一分一毫。我怎么都没想到它那么可爱就是为了心疼死我,怎么都没想到它和我只有二十天的缘分。它应该来到我身边,它会有最喜欢的猫粮口味,会有各种各样的玩具,从小奶猫变成大懒猫,和小娘打架和好打架和好各据一方又互相舔毛,因为顽皮被我教训,又撒起娇来让我爱不释手,会因为我带它去做绝育手术而气我一阵子又不得不原谅我,和我过上二十年日子。

可这些都没了。

不是没了就是死了,而是死了就是没了。不管你曾对这个灿烂的小生命有过怎样的期望,都不存在了。早夭带给人的痛竟然强烈至厮,哪怕它只是只小猫咪,还萌萌的那种。

2017-11-12 热度-12

评论

热度(12)